• 返回: 青燈時代

    第三十章 還能撤回嗎?

        險之又險的避開了紅月的劍芒,黑衣人頭目只覺得下部涼颼颼的,向下望去發現襠部竟是被劍氣撕裂了好幾道口子……

        黑衣人面巾下看不見的臉龐此時已經是鐵青一片。風一吹渾身打了個激靈,發覺已是出了一身冷汗。對于面前這位風華絕代的美麗少女下手之狠絕有了重新的定義,他很難將面前仙女般的紅月與……招招直逼自己“要害”的魔鬼聯系起來……

        望向四周,黑衣人與護衛們不知何時停止的戰斗,幾乎所有的人都以怪異的眼神看著自己……慢慢的,黑衣人頭目由驚嚇變為憤怒,眼角撇向陳濤所在的方向,他知道這一切都是那個可惡的小子指揮的,心中瘋狂地咆哮著:“這混蛋竟然想讓老子斷子絕孫!”

        “都愣著干什么?給我弄死那個滾蛋!”

        吼聲之后,一個黑衣人沖出人群,手中的匕首閃著寒光,直逼向陳濤而去。

        紅月只是目光閃了閃,都沒有向陳濤那里看一眼,再次提劍,挽出一個炫目的劍花,沖向黑衣人頭目。

        陳濤氣定神閑,依舊眼中盯著戰局,口中連續報出了三個暗號:“白龍翹首,魚躍生門,八卦定乾坤!”,說完之后,陳濤便是平靜的看向撲來的人影。

        沖向陳濤的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嗜血的光芒,其中還有一絲震驚之色。他也看出,剛才在面前這個少年的一番指點之下,那個少女竟然隱隱壓過了自家的頭頭,這是何等毒辣的眼光?這小子最多才十四五歲吧?

        想到此處,他有些興奮,馬上自己就要殺掉這么一個天才少年了!他有一種毀去絕世珍品的刺激感。

        便在此時,陳濤卻是緩緩出聲道:“喂!你不回頭看一下嗎?”

        黑衣人微微一愣,下意識眼角向后方看去,接著他就看到了一副讓他靈魂皆冒的場景,靈力運轉不暢,直接從半空中跌落下來,摔得七葷八素。

        但是他卻沒有在意這些,連忙翻身,向自家頭目看去!只見那個蒙面的妖嬈倩影……他現在顧不得欣賞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盯在紅月手中的劍,此刻劍尖與自家頭目的喉嚨只有一寸之隔,下一刻,便能一劍封喉!

        場面很是寂靜,所有人都不敢再動。

        陳濤拍了拍手從馬車上跳下,緩緩向前走去,車隊里的一干護衛,全都雙眼瞪大,看著這一幕。

        剛才他們已經打算拼死自己這邊所有人,為小姐撤離加一分希望……

        原以為已是絕境,卻不曾想,又絕處逢生!

        黑衣人頭目的心中現在是極度的震驚,從紅月出手開始到少年出生指點才多久,自己便從優勢變為劣勢再到被擒……自己可是半步精魂境,還要比對方多出一個小境界。

        陳濤卻覺得理所當然,黑衣人當然不知道自己與紅月行走于各處山脈時經歷過多少生死險境,那是從逆境中磨練出來的默契!豈是這些人可以明白的。

        自己每一個詞每句話,紅月都已經可以切實的執行。

        “你師父是誰?是如何看出我的破綻的?”,黑衣人頭目的聲音透出濃濃的不甘心。

        陳濤的嘴角緩緩翹起:“我沒有師傅,自學成才!”

        紅月不由得莞爾,少爺這話還真是實話,她可從未見到陳濤見過別的什么人,只是想來面前這黑衣人心中各種猜測,就是不會相信這句話。

        那頭目心中的確如紅月所想不信這句話,按照他看來陳濤與紅月應該是某個大家族出來歷練的子弟,可能不便于暴露身份。

        抬頭望向面色煞白,此刻小心在馬車內向外瞧的梅思思,黑衣人心中有些疑慮:“只是不知這小子如何與這梅詩詩有了瓜葛……”

        “真沒想到有一天我會栽在一個毛頭小子手里……小子,我的目標只是這車中的女子,不知可否行個方便?我愿意給出任何我可以給出的報酬!

        順著黑衣人的目光望去,陳濤也是看見有些驚魂未定的梅思思。

        梅思思聞言,感受到周圍的眼神,心中有些灰暗,雙手不自覺的攥緊了自己的裙擺,心中苦笑:“只是一面之緣……提出這種條件,他沒有理由不答應……”,不知為何,她心里沒有責怪陳濤的感覺,就是惋惜以后再也吃不到那美味的烤雞了。

        心中有些苦澀,她想不明白,在死亡前的一刻,心中想的竟然那路邊的烤雞……

        原來自己真的就這么被一只烤雞征服了……

        上一刻還覺得似乎唾手可得……此刻卻成了再也不可能擁有的東西……

        正胡思亂想間,一番話語傳入她的耳中,讓她呆愣在了那里。

        “實在不好意思,梅姑娘生得太漂亮,那絕代的身姿……溫柔的性格……”,說著陳濤還裝模作樣地露出一副豬哥的神情,“嘖嘖,實在是打動我的很!所以,怕是不能如先生所愿了……”

        黑衣人頭目聽聞此言,眼中閃過一絲怪異:“你說什么?你……也看上她了?”

        “你這話什么意思?什么叫‘也’?我秦濤看上的女人,還有誰‘也’敢看上?之前的,我可以不問了,之后的,老子打斷他們的狗腿!”,陳濤似乎真的有些入戲,很是霸氣的宣布著自己的主權。

        當年他就幻想過要是能當著自己暗戀的女神這么霸氣的向世人宣布一下,那一輩子也值了……私下里不知道練了多少遍,卻不曾想在這里說了出來……

        這不知道練習了多少遍的話語,說著甚是自然,透出一絲霸氣,配合著眾人對他神秘背景的猜測,竟都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感受著周圍人滿是怪異的眼神,陳濤不由得心頭微微一愣,這是怎么了?都聽不出來我這是托詞嗎?面前這群黑衣人怪異也就算了,我可以理解,一見鐘情嘛,不是很多見。嗯……你們這些護衛震驚個什么鬼?我是在救你們家小姐,都看不出來嗎?

        “現在的世家子弟……難道都這么囂張嗎?”,良久,黑人頭目緩聲道:“此話可當真?看上這位姑娘的人,你都打斷他們的狗腿?”

        陳濤被問的有些猶豫,他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似乎事情沒有他想的那么簡單,有些訕訕道:“我這話說出去好像超過兩分鐘了……還能撤回嗎?”

        所有人都被問的一愣,卻聽不懂這是什么意思,一個個大眼瞪小眼。

        有些痛苦的敲了敲腦袋,正不知下一步怎么搞的時候,身后卻是傳來腳步聲,回頭卻見梅思思不知何時下車,向他施施然走來。

        此刻梅思思面色似乎很平靜,對著陳濤微微一笑:“公子,小女子心領了,但實在不愿公子牽涉到這件事情當中來……”

        陳濤聽完不由心中一怒,對著梅思思道:“這話什么意思?怕我不愿意保你?”

        說完,不待梅思思回話,便轉頭對著黑衣人頭目道:“這姑娘我要了!我不管你什么原因要殺她,以后都得思量思量了!”

        黑衣人聽言,卻是哈哈一笑:“誤會!誤會!真是一個大誤會!”

        說完便后退兩步,紅月卻是腳步輕抬緊跟著黑衣人前進了兩步。

        黑衣人有些震驚,看著其玄妙步法,心中更加確定這兩人是隱世家族或者某個大族之中出來的,不敢輕舉妄動,微微抱拳道:“誤會!誤會!若是公子真看上了這位姑娘,老朽怎么都要賣個薄面!”

        聽到這話,輪到陳濤瞪大眼睛,他只覺得荒謬之極,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心中一陣自戀:“自己長得有這么帥嗎?之前這黑衣人被擒都要嘗試收買自己欲殺梅思思……這一聽說自己喜歡她,就誤會了?……莫不是這梅姑娘看上我,又不好意思說,聯合這黑衣人套路我的?……或則她老爸看不下去她單身……用這辦法給她相親找夫婿?這都異界了……同一個父母?!”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