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神醫將軍嫁到

    138蕭睿殉情

        蕭睿等了兩個時辰也沒見蕭拓回來,看到沈珍珠呼吸越來越弱,隨時都有可能離開自己,蕭睿非常著急,覺得不能在等了。

        蕭睿帶著沈珍珠連夜趕路,順著燈光終于找到了鬼醫住的山洞,這個地方還真是隱蔽,如果不是發現了他們的燈光,估計就算到了屋外也發現不了。

        蕭睿見到鬼醫撲通跪下“珍珠中毒了,還請鬼醫前輩救救他!”

        鬼醫看了沈珍珠一眼,就知道是岳陽那老家伙搞的鬼,看來是給自己送女婿來了,心里樂開了花。這老家伙平時辦事不靠譜,沒想這到辦了一件人事。

        故意板起臉來“想請我鬼醫治病,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只要前輩能救珍珠,我什么條件都答應你!”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

        “蕭睿說話一言九鼎,絕不反悔!”

        “嗯、爽快,我喜歡!你是第一個看我女兒容貌的陌生男子,所以你得為她負責,只要你答應娶她為妻,我現在就救他!怎么樣,不然她可就要一命嗚呼了?”

        “在下已經心有所屬,還請老前輩換一個條件!”

        “你自己看著辦,我走了!”鬼醫一聽,不愿意娶自己的寶貝女兒,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冒了上來,啪的一聲,關上了木門,到院內擺弄花草去了。

        “鬼醫前輩你快開門呀,快開門呀!”蕭睿不停著敲著門。敲了半天,也沒有反應,看到沈珍珠呼吸越來越弱,再看看那扇被關閉的希望之門,蕭睿絕望了。

        蕭睿抱著沈珍珠,一步一步登上旁邊那座山峰。山峰巍峨矗立,云霧在半山腰上盤旋。

        蕭睿仰天長嘆“上天無情,人間有情!既然鬼醫前輩不愿為你醫治,就讓蕭睿陪你一生一世!”蕭睿抱著沈珍珠,沒有一絲決絕,一躍而下。

        鬼醫在院內白弄了半天花草,仔細一聽,外邊怎么沒動靜了,回頭對女兒說“你去看看你那夫君,是不是同意了你們的婚事!”

        “爹,誰說女兒要嫁給她了!”心里卻樂開了花,在見面到蕭睿的一剎那,心就像被電擊了一樣,被蕭睿深深吸引了。他那野性略帶憂冷的神情,俊朗略帶愁緒的容顏,深深的印在鬼醫女兒深藍的心里。

        深藍帶著羞澀的緊張,開門一看,哪里還有他們的影子,深藍的心瞬間被失望包圍。

        急忙奔回院內“爹,他們不見了!”

        “不可能,他們能去哪兒呢?”鬼醫知道岳陽老鬼下的毒,只有自己能解;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于是鬼醫、鬼醫夫人鬼婆和深藍三人匆匆出門尋找。

        蕭拓回來,發現只有白雪,看到白雪還躺在地下睡覺。

        “白雪,快醒醒,我二哥和公主殿下呢!”

        “我怎么這么貪睡啊!”白雪垂打著自己的腦袋,帶著哭聲喊道“公主殿下你在哪里啊,蕭將軍你在哪里?”

        兩人找遍了屋子周圍,馬匹還在,只是不見人影。

        “我們到附近找找,他們沒有馬,肯定沒走遠!”

        蕭拓和白雪在附近的山林里四處尋找,遇到了同樣來尋人的鬼醫一家。

        “什么,你拒絕了給她醫治!都說當年鬼醫名號威震江湖,原來不過是個冷血之人罷了!白雪我們走!”蕭拓拉著白雪就要走。

        “三公子,你等等!”

        “我們不要與他們這種人為伍,還不走!”

        白雪又向前走了兩步,拾起一個玉簪,“三公子你看,這是蕭將軍送給公主殿下的玉簪,還是我幫她親手帶上去的!”說著,把玉簪遞給蕭拓。

        “這么說,二哥來過這里?我們繼續找!”

        “三公子,我怕……我怕蕭將軍做傻事!”白雪哭著說。

        蕭拓一看,峰高千尺,下邊是萬丈深淵,一眼望不到底,心里不由得擔心起來。嘴上卻說“二哥不會做傻事的,公主殿下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我們繼續找……”

        鬼醫聽了,心里后悔不已,為什么會這樣!

        “岳陽老鬼,你不是神機妙算嗎?怎么沒有想到這樣的結果啊!為什么害我女兒還沒成親就守寡啊!”

        “鬼醫,你說什么,你給我講清楚!不然我殺了你!”蕭拓噌得一下抜出劍,架在鬼醫的脖子上。

        鬼醫剛想動,蕭拓冷冷說道“你在敢;ㄕ,我就不客氣了!”

        ”好、好、好,我說。這位姑娘中的毒,是你師父岳陽老鬼下的!

        “你撒謊,我師父怎么可能下毒傷害公主殿下!”

        “這件事要從二十多年前說起,我和你師伯本是同門,一次我們誤闖本門禁地,無意間被打開了天眼。由于開了天眼,我們能夠看到別人的前世今生、生老病死。因為這件事,我和你師伯差點被教主燒。我因癡迷醫術,后來拜在鬼醫門下,你師伯與我分別后就上了靈山。你師父之所以這么做,是為了救你二哥!”

        “我不明白!”

        “我們開了天眼,看到了未來的事。你二哥和我女兒深藍才是命中注定的一對!如果她們強求,只怕會帶來殺身之禍!”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既然你有天眼,怎么沒有看到這個結局啊!”蕭拓冷笑到“你開天眼看看,我二哥到底是生是死啊!”

        “我的天眼被那場大火燒壞了,現在只有你師伯才可以!不過天眼不能隨便開啟,否則只怕有性命之憂!”

        “好,我現在就去找他!”說完,飛身下山,留下白雪在后邊氣喘吁吁的跑著。

        蕭睿醒來的時候,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大喊道“珍珠你在哪兒,你在哪兒!”

        “吵死了,她死不了!”一個滿頭白發、面容丑陋的老婆子走了進來。

        “老前輩,謝謝你救了我們!”蕭睿免強坐起來!拔蚁肴タ纯此!”

        “別動!”一邊說,一邊拽著蕭睿的左胳膊,使勁一扭,蕭睿疼的呲牙咧嘴,只聽咯嘣一聲。

        “嗯,接好了!”說著,又用草藥幫他擦了一下外傷,又走了出去。

        蕭?催@個老婆子脾氣古怪,還是不要惹她為妙。躡手躡腳的走了出來,然后邊走邊喊“珍珠你在哪?珍珠你在哪?”

        “再吵,我殺了你!”那個老太婆說著,迎面一掌擊來,只打的蕭睿氣血翻涌、頭暈眼花,暈倒在地。

        老太婆把沈珍珠放在寒冰床上,給她服下一碗湯藥后,盤腿坐著幫她趨毒。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沈珍珠緩緩睜開了眼睛,覺得這里寒氣逼人,渾身冰冷!好像自己是在一個山洞里,除了一盞油燈的火苗在跳躍,四周空空如也。

        沈珍珠從床上爬起來,挪著虛弱的身體,向洞走去,外邊漆黑一片,伸身不見五指。

        沈珍珠感到陣陣寒風,不禁打了個冷戰,剛想轉身回去,發現自己的腳被拌了一下,沈珍珠嚇了一跳,不會有鬼吧!

        忍不住大喊“有鬼啊,有鬼啊!”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