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史上最慘太子的封神之路

    【52】竟然死了

        碩大的藥王谷,天光之下,高聳山區里的一塊盆地,從醫所往外,轉過山谷之內大廣場的一側,沿著一池冬季里枯萎的荷花湖,穿過光禿禿的柳樹枝條,那往戒院去的青石板小路上,靈女提著自己寬大的裙擺,一聲不發的跟在扶辰身后。

        眼前的這只帶路的小狐貍,聳拉著頭頂的雙耳,腳步極快,邊走邊哭,惹得她無比心煩。

        在她的計劃里,本應該是借助那個人的手,不動聲色的處理了那個青云崖上掉下去的漏網之魚。

        可半路殺出來的林生是怎么一回事?

        難道自己的姐姐消息有錯誤

        她邊走邊想,看著那小狐貍哭哭啼啼的背影,臉上的神色越發的暗沉了下來。

        難道,也許昭月早就料想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這個念頭在腦海閃過的一瞬間,靈女手臂上不自覺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自她來到這藥王谷之后的種種跡象上看,昭月就像是早就知道誰才是她的同門師妹一樣。從容淡定的令她感到不安。

        若自己姐姐的情報沒有錯誤,從山崖上墜下的女人理應就是那個翎妹。

        可是這小狐貍嘴里方才那一番話語,竟然將那年那時發生的事情說了個四五分。劍仙的青云門,高聳入云的青云崖上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明明應該只有她和靈妹兩個人知道,而靈妹被自己推下山崖之后就不知去向。

        難道昭月千年之前就已經盯上自己了?

        靈女的眉頭越皺越緊,手心竟然滲出絲絲汗珠。

        千年前,自己名不見經傳,推靈妹下山崖純粹是沖動之舉,是因為她說欺騙九重天的太子是死罪,勸自己不要應了那邀約。

        可她貪圖榮華富貴,覬覦天下最尊貴女人的地位,硬是趁她不備,一劍穿過她的腰腹,而后將她推下了青云崖。

        這兩個人,到底是何時有了交集?

        莫非是她墜崖之后,被這上古月尊所救?

        翎妹雖然容顏未變,但氣質、語態、身姿、動作都已經同曾經大不相同,莫非身體內的靈識真的已經不是曾經的那個人?

        靈女的思緒很亂,她沒想到會遇到這種情況,整個腦袋都有些發懵。

        那地牢陰暗潮濕,剛走兩步,面前一只老鼠匆匆跑過,嚇得靈女花容失色,驚叫了起來。

        扶辰走在前頭,只覺得她這舉動很是做作,頭都懶得扭一下。

        若是千年之前,他巴不得轉身將她護在懷中好好安撫一翻,但現在,他甚至覺得千年前的自己也一樣做作和令他生厭。

        兩個人的腳步在地牢的走廊里清晰可辨,不多時,扶辰收了腳,震驚不已的看著原本關押林生的牢籠,可眼前的一幕,猛然愣在那里。

        就見牢門大開,滿地鮮血,那雙腳被鐵鏈束縛不能離開的,有著翎妹相同容顏的女人,雙目空洞直直看著那地牢的窗戶,身下一大片血跡,染紅了半個牢籠的地面。

        死了?!

        扶辰顧不得許多,側身擠進地牢,將衣擺提在手上,小心翼翼的湊了過去。

        剛剛觸及她的皮膚,指上便傳來絲絲余熱,他一驚,趕忙兩指探了下脖頸,才終于確認面前的女人已經沒了脈搏。

        扶辰有些恍惚,沉沉吸了一口氣。

        突然,順著她手臂的方向看過去,就見手指帶血,在地上寫了一個“木”字。

        只一眼,他便了然。

        千算萬算,沒想到半路殺出來個單玉林,把所有的計劃全毀了。

        靈女在牢籠外,看著面前的一切踉蹌后退,靠在后面的墻壁上驚恐的說不出話來。

        她抬手指著那分明就是靈妹的面容,整張臉因為恐懼而扭曲了起來。

        還沒開口,一陣反胃,扶著墻猛的干嘔。

        雖然那死狀恐怖把她的魂都嚇飛了三分,但是她那一路都懸著的心可算是落了地。

        不管是誰干的,如今倒是幫了她一個大忙。

        扶辰側身出了鐵牢,緊皺眉頭,面色鐵黑的看著面前不住嘔吐的女人,思索片刻:“天后娘娘先上去等,我尋一下這戒院看守的弟子!

        靈女緩了口氣,趕忙直了身子,側頭過來一臉哀求的模樣看著他:“我與你一同……”

        “此一路過來未曾見一人,興許他也死了!狈龀巾垌,看著她臉上全部的表情。

        他有理由懷疑,這林生的死,同面前這個女人有關,若是再發散一些,恐怕最初的那赤狐尚禮的死,也與面前這個高高在上的天后娘娘,有這莫大的關系。

        靈女本不想自己一個人呆著,她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場景,心里受到的沖擊絕非一般?陕犓v守院弟子有可能也死了,又想起方才看到的畫面,猛然間又是一陣反胃,揮了揮手:“本宮,本宮上去等!

        說著,就扶著墻慢慢往上走去。

        她身后的少年,恭敬的行了個禮,目光一刻也未曾從她身上移開過。

        “勞煩娘娘到戒院門口尋一下其他藥王谷弟子,喊霄賢上神和我師父趕緊過來!

        那扶著墻的背影連應聲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比了個手勢,告訴他自己知道了。

        見她離開,扶辰才轉過頭,回到那鐵籠之中,走向已經冰涼的林生。

        圍著她上下打量了些許,他蹲在一旁查看起她的傷口,這女人縱然欺騙狐族皇子的感情確實可惡,但也罪不至死,幸而這死的沒太大痛苦,胸口一個血窟窿,很明顯一擊斃命。

        扶辰看著那個血窟窿,微微有些蹙眉。

        四海八荒,仙門百家,還是頭一次見到這么粗暴的刺殺手段。

        也許是,他時間并不多?所以才這么倉促?

        他不動聲色的起身,離開這鐵牢之前在牢門口打了一道封印,他要保障昭月趕來之前,這地方連一只蟲子都進不去。

        而后,幾乎是尋遍了戒院的每一處,才終于在戒院柴房的稻草堆里,找到了不省人事的守院弟子。

        他探了探鼻息,還好只是被人打暈了。

        這更是應證了扶辰的想法,這個單玉林,目標這么明顯,就是沖著林生去的。

        而且看這個樣子,恐怕他能夠下手的時間非常非常的倉促,倉促到他與他興許剛剛擦肩而過。

        不多久,院子里逐漸嘈雜吵鬧了起來,扶辰走到前院,對上了昭月那極為驚訝的表情,而后微微搖了搖頭。

        如此,昭月便終于確定,自己還真是被人給擺了一道。

        還真就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她有些氣惱,鼻腔里冷冷哼了一聲。

        解開了扶辰的封印,藥王谷里幾個人將林生的尸體抬出來的時候,昭月湊上去仔仔細細的查看了起來。

        面容已經是同翎妹無二,喉中的咒印也還在,胸口被不知道什么東西竟然直接打出一個大窟窿來,死狀極慘。

        昭月心里不舒服,她覺得面前這妙齡少女死的無比的冤枉。

        而且為了能夠活下去這個信念,她到死都沒有說出昭月交代她事情的只言片語,所以那咒印才能完好無損。

        這個鮫人族小姑娘,短短一個月,替人背了謀害同僚、污人清白的兩項大罪名,還未來得及沉冤昭雪,翻身重生,就先身死地牢。

        屬實可憐。

        坐在一旁的靈女,看著她那再熟悉的不過的面容,止不住的喘著粗氣,但心里卻覺得無比的踏實。

        昭月看了一眼不太開心的扶辰,又看看坐在那里的靈女,沉吟道:“天后娘娘還是回九重天吧,這幾日樁樁件件對娘娘打擊頗大,回去靜養一下吧!

        靈女抬手抹了兩滴眼淚,起身行禮:“月尊所言極是!

        她正愁沒有臺階下,昭月就拱手遞給了她一個臺階。

        反正人已經死了,既然她說她是靈妹,那她現在就是靈妹。

        另一個雖然長著同樣的面容,卻根本不記得她,也不記得曾經種種,生或者死,都已經對此時的她而言沒有太大的威脅了。

        就算曾經有人將全部事情告訴了那一只野狐貍,她若是不認,那便是死無對證,難不成還有人要同她這個天后對著干不成?

        如此一來,青云崖上種種也就再也沒機會面世了。

        她想做的已經達到了目的,現在,她一刻鐘也不愿意多留。

        云霄賢目光很沉,他盯著林生的尸體,一言不發。

        樣貌在如此短的時間里發生這么大的變化,莫非世間真的存在“換顏易容大法”這種東西?

        而且,看方才月尊和扶辰的反應,很明顯,這個林生的死,不在他們的計算范圍之內。

        云霄賢的腦海里過了很多個名字,都沒能發覺到底誰會在這么短的時間里,有機會跑來殺了她。

        扶辰不知何時站在他身側,小聲說了三個字:“單玉林!

        他沒等云霄賢反應,便拉扯了一把還在查看林生尸體的昭月,附在她耳邊說了些什么。

        昭月好似十分驚訝,轉身就往地牢里走,云霄賢好奇,便也跟在了他們身后。

        地牢中,那血跡尚未干枯,扶辰走在最前面,昭月緊跟在后,而后四五米,跟著云霄賢,眨眼間便把這地方圍了起來。

        看著地上的血痕,扶辰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那先前寫著“木”字的地方,現在卻什么都看不到了。

        她蹲下身,看著扶辰指著的地方,仔仔細細,而后小聲說:“這是被人擦了,地上還有隱約的痕跡!

        她抬頭看著云霄賢,似笑非笑:“你這藥王谷可真是藏龍臥虎!

        “這種時候月尊就別埋汰我了!彼酀恍,嘆了口氣,剛要再說什么,就見昭月和扶辰一同比了個禁聲的手勢。

        幾乎同時,兩個人的眼睛,直直盯著那扇唯一的天窗。

        如此,便是隔墻有耳。

        云霄賢點了點頭,說到:“哎呀,比武在即,出了這種事情,我這老臉掛不住啊!

        “藥王谷的事情,與本尊沒關系,藥神怎么說就怎么辦。只是可惜了我這小徒,唯一一個心上人,就這般慘死了!

        “師父!”扶辰的聲音中帶著隱隱哭腔。

        “為師也沒辦法啊,畢竟是別人家的地盤,你看天后娘娘不也是沒辦法么?說起來還是她的師妹呢!

        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直到那窗外的單玉林悄然離開。

        云霄賢輕嘆一口氣:“那孩子我已經在查了,有了結果一定第一時間告知月尊!

        她點了點頭,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還有一事,月尊還要比武么?”

        昭月想了想,說到:“事已至此,還是由藥神定奪吧!

        ------題外話------

        連載了整整52天,終于迎來了開文以來的第一個春節。

        “藥王谷篇”也終于即將迎來尾聲。

        單玉林的身份,尚未登場的黃泉,以及背負著秘密的翎妹,還有隱藏于表象背后的扶桑與云素柔。

        都將在未來的“昆侖篇”與“三途川篇”發揮推動劇情舉足輕重的作用。

        扶辰的封神之路,是與昭月攜手并肩,不斷破除陰謀和自我成長的一條荊棘之路。

        當然,也是一路蜂蜜伴狗糧,漫天都在飛奶糖的戀愛之路。

        新的一年,在即將開啟的“昆侖篇”之中,兩個人終于……額……

        我想說的不讓寫啊!!各位還是自己看吧。

        最后,感謝各位小主的閱讀與支持,你們的追讀、評論以及姨媽笑,都是我不懈奮斗和前進的動力。

        在此,祝愿各位小主在新的一年里都能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考試全過,身體健康,戀愛大吉!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