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雪山神鋒傳

    第一百八十五章 避而不見


        鐘家弟子將三人帶下分開關押,鐘天驚大致猜出公孫晴身份,便不能不管吳拙,稍加安排之后,鐘天驚便去找了石頭娘。
        石頭娘上了年紀,本身睡的就淺,墓室里發生這么大事,也就穿好衣服,準備出去瞧瞧,這邊剛一出去,就看見鐘天驚向自己這邊走來,一問之下才知事情本末,于是便應下了鐘天驚安排的差事,由自己去問公孫晴。
        石頭娘也不耽擱,來到公孫晴身旁,公孫晴抬眼一瞧,見來者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婆婆,也就沒那么大敵意:“老婆婆,你也是來套我話的嗎?”
        石頭娘笑道:“最近真的是好運氣,又遇見一個頂漂亮的小姑娘,我原以為顧寧那丫頭已經算是頂漂亮頂漂亮的了,誰知道見到你,竟比寧兒還要招人喜歡!
        公孫晴聽到顧寧的名字,心里頭也是一顫,見石頭娘一臉笑意,也瞧不出到底是何目的,可畢竟聽到了夸贊,還是挺受用:“老婆婆,你認識寧兒姐姐嗎?”
        “當然,算起來我這條老命,也是寧丫頭救的,怎么會認不得呢?”之后石頭娘便把自己險些被困死在洞中的事告訴了公孫晴。
        “怪不得那個人對我們好兇,原來是把我們當成了兩界城的人,這我就不生他的氣了,一上來就動手,太不講道理。婆婆,這里是哪兒?”
        石頭娘笑了笑:“別看這里是個墓穴,其實算是這附近最為安全的地方了,不過要說具體的,恐怕讓我來告訴你不合適,還是讓你爹親口告訴你吧!
        “你也認識我爹嗎?他現在在哪兒?”
        “看來你還真的是公孫先生的女兒,不巧的是昨天他剛離開,帶著裴書白和寧兒丫頭一起走了,說是去迎你們,只是不知為何你們先到了這里!
        “婆婆,你趕緊把我放了吧,我還得去救人,我和道長遇見了一個很厲害的壞人,咱們得趕緊找人去救他,剛才那個人這么厲害,您幫我求求他,去救人好不好?”
        不等石頭娘說話,暗處的鐘天驚立馬開口:“什么厲害的壞人,你趕緊說清楚!
        公孫晴沒料到自己和婆婆的對話,這個很兇的男人就在暗處偷聽,不過即便心里有些不滿,但還是忍住厭惡,開口道:“四剎門的老頭子聽過沒?他可能來忘川了!
        此言一出,鐘天驚心頭一緊,早先病公子帶人入侵忘川禁地,雖無功而返,但也在鐘家弟子心中留下印象,之后鐘不怨也簡單和眾人說了四剎門的來歷,鐘天驚當時便記在心里,原本以為這一次對敵兩界城,有公孫憶助拳,贏面不小,可現如今聽聞老頭子也來了忘川,顯然給本就不明晰的事態,又加了一重迷霧:“公孫姑娘,你好好說,外頭到底怎么了?”
        之后公孫晴便把碧落村發生的事以及后來跟著阿樂進密道,誤打誤撞進了此間的事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照這么說兩界城果然是和四剎門勾結在一起了,但是他們去抓你和赤云道長,顯然不合常理,按說他們直接攻來便是,為何還要去找你們?”
        公孫晴并不清楚,自己還是一頭霧水,哪里能解鐘天驚的心頭疑惑,只不過既然雙方誤會解除,公孫晴也不好再隱瞞,便把自己跟著赤云道人學的不動如山真氣,使出來給鐘天驚去瞧:“你不是要看我的功夫嗎?”
        話音剛落,公孫晴雙手赤色真氣瞬間凝結,一面圓鏡現了出來:“喏,這就是道長的不動如山真氣,我學藝不精,只能弄出這么大的屏障,道長就厲害了,可以把周圍的人全部都罩住,刀槍不入百毒難侵!
        鐘天驚瞪大了眼睛,慢慢撫摸著這面赤色圓鏡,表情極度痛苦,口中喃喃道:“若是義父沒走,肯定能瞧出奧秘!
        這面赤色圓鏡方一出現,鐘天驚就察覺出這股真氣和自己體內的不動明王咒有關聯,不然自己的不動明王法相不可能連這個姑娘都制不住,但這圓鏡散發出的真氣又和自己體內的真氣有很多不同,但以鐘天驚的修為,也僅僅是能看到這一層,到底哪里相似哪里不同,卻一點頭緒也沒有。
        公孫晴收了圓鏡:“看你也看過了,到底跟不跟我去救人?”
        “公孫姑娘,你爹說讓我等他消息,在沒有他的消息之前,我只能守在這里,姑娘的請求,恕在下難以從命!
        公孫晴十分不解,但又不能強求,只好抱怨道:“你還不如六獸,雖然蠢笨,好歹有一腔血氣,知道打不過,還是去拼,你倒好,躲在這里享清閑,外頭都打翻了天了,你還能安身嗎?連阿樂都想著怎么帶我們逃命,你還不如一個拍花子!”
        在公孫晴心里,這阿樂就是一個拍花子的人販子,但正是這個人販子,把公孫晴的命給救了,所以公孫晴對阿樂的敵意已經煙消云散。
        鐘天驚倒沒看口,一旁的石頭娘發問道:“晴姑娘,你說的這個阿樂,又是誰?”
        鐘天驚答道:“關在隔壁呢,是跟著公孫晴一道來的,半點武功都不會,說是土生土長的忘川人,也不知真假!
        石頭娘一反常態,自言道:“不會這么巧,不會這么巧!闭f完便自顧自的往外頭走,鐘天驚不好再把公孫晴控制住,便帶著公孫晴一道跟著石頭娘,眾人到了關住阿樂的墓室,阿樂已經悶頭大睡。
        石頭娘慢慢走上前去,兩只眼睛死死盯著阿樂,鐘天驚不解,上去輕聲問道:“您是發現什么不對勁了嗎?”
        石頭娘不理,仍舊盯著阿樂。
        公孫晴本就著急,上去一腳踹到阿樂屁股上:“起來了,起來了,還有心思睡覺!”
        阿樂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怎么了?好不容易能躺下睡一會兒!币娙齻人正圍著自己看,阿樂渾身不自在,耳聽得石頭娘說到“把他鞋脫了!
        不光公孫晴沒反應過來,鐘天驚也是不解,為何石頭娘又出怪語,直到石頭娘又說了一遍,鐘天驚這才反應過來,上去一把攥住阿樂的腳。
        阿樂嚇的三魂丟了七魄,以為自己要被處決,趕緊把腿往后收,鐘天驚沒明白石頭娘的意思,阿樂掙脫之后,便沒繼續。
        哪知石頭娘一步上前,一把攥住阿樂的右腳,一揪便拽去阿樂的鞋襪,眼淚便止不住流下來。
        連阿樂在內,都被石頭娘的模樣嚇了一跳,石頭娘從啜泣變成嚎啕,一聲聲哭喊傳了出去,石頭也被墓室中的紛亂吵醒,聽到自己娘在哭,連鞋都顧不得穿,光著腳便沖到人前。
        石頭進門便向阿樂沖去,二話不說上去一把攥住阿樂衣領,抬拳便打,口中道:“莫要欺我娘!”
        石頭娘見狀,一巴掌扇到石頭后腦勺:“住手!那可是你的親弟弟!”
        此言一出,眾人又是一陣驚詫,公孫晴不明就里,僅僅是對這份巧合有些詫異,但鐘天驚和石頭卻是如墜云端,鐘家后嗣的事本就糾纏不清,這會兒石頭又冒出來個弟弟,鐘天驚心頭奇道:“難不成這個也是鐘不悔的私生子嗎?”
        阿樂趁機掙脫石頭的束縛:“老太太,你可別訛人,我爹娘早就不在了,我是村里瞎眼婆婆帶大的,你哪里是我娘親?”
        石頭也回身將石頭娘扶起身:“娘,你這又從何說起?這人看著也就三十不到,怎么會是我弟弟?你不是說我弟弟早就死了嗎?”
        石頭娘嗚咽道:“老天有眼,讓娘找到你了,娘對不住你,是娘不好,讓你受委屈了!
        鐘天驚越聽越迷糊,眼前這個叫阿樂的男子,看著真的就只有三十不到的年紀,按照石頭的歲數來看,至少大這人十幾歲,石頭十幾歲時,鐘家已經沒了,鐘不悔身故,鐘山破流浪在外,鐘家除了隱居在忘川密林的鐘不怨,要么就是這石頭娘不貞,帶著石頭在碧落村居住的時候,又生了孩子,可若是這般,石頭不可能不清楚,但看石頭模樣,顯然比自己更是詫異。
        阿樂徹底慌了神:“老太太誒,你可別這樣,瞧你這年紀,都快趕上我祖母了,咱不開這個玩笑,不開!卑酚行碾[瞞銅燈盞的事,哪里會說自己的真實年紀。
        但石頭娘卻不依不饒:“我問你,你右腳腳心兩個月牙樣的傷痕,是怎么弄出來的?”
        阿樂撓了撓頭,自己右腳腳心確實是有月牙樣的傷痕,但到底是怎么弄出來的,自己哪里清楚,瞎眼婆婆又瞧不見,自己打懂事起就有了,當初還當是自己頑皮踩到哪塊石頭自己沒察覺,也就沒當一回事,如今被人突然提起,只好開口說道:“這是我小時候走路不小心踩都石塊硌出來的!
        “你胡說!你不知道,我可清楚,這是你一降生,娘親手掐出來的,娘還記得掐完之后,你大哭的聲音,那哭聲我一輩子都忘不掉,當初你和你大哥孿生降世,為了區分你和你大哥,我便狠心在你腳心留下這個印記,之后便把你送了人,沒想到那戶人家沒幾年便沒了聲音,之后我便沒了你的消息,兒啊,娘對不住你!”
        石頭娘的話無疑讓眾人已經反應不及,
        阿樂搖頭擺手:“使不得使不得,老人家,你真的是認錯了人,不能瞎說。我怎么會和這個兇...兇...兄弟是同胞雙生,莫說年紀對不上,模樣也長得不一樣,你讓大家瞧是不是?”
        石頭娘急得眼淚啪啪往下滴:“你不認我也沒關系,你只要還活著,我死都閉眼了,天驚,你別關著他了,成嗎?”
        “不行,他來歷不明不能放,而且也沒有回答地宮上面的密道到底是哪里,這些他不說明白,放不得,若是義父仍在,肯定也不會放他!辩娞祗@擔心石頭娘以死相逼,于是便把身故的義父搬出來,如此一來石頭娘便不好再多言。
        果然,石頭娘點了點頭,沒有再求鐘天驚放人,而是對石頭說道:“你去把我的褥子搬過來,我就在這陪著他!
        阿樂一聽頓時腦仁發脹,心道這些人還真是厲害,為了套自己話,竟然給自己上這樣的戲碼,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一念至此,便打定主意不能實話實說。
        碧落山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金光,公孫憶和裴書白在碧落山尋了一夜,也沒找到公孫晴的蹤跡,師徒倆心急如焚,正愁沒尋處,裴書白瞧見遠處樹冠之上伏著一人,裴書白伸手一指,公孫憶也瞧見了這人,只是無法確認到底是不是老頭子,于是低聲說道:“不知此人是不是老頭子,一會兒先發制人!闭f完便低聲交代起裴書白。
        裴書白默默點頭,當即找了一棵大樹藏身。公孫憶也并未著急動身,而是將全身真氣慢慢聚集在天璣子手骨之上,一點一點提煉真氣,希望一招聚鋒式神兵天降,趁老頭子未及反應之時將其制住。
        讓公孫憶始料未及的是,那樹冠上的黑袍人忽然沒了蹤影,公孫憶心頭一顫,莫不是打草驚蛇讓對方發現了?
        “公孫憶,赤云道人我留他一命,不用謝我了,眼下還不是咱們見面的時候,后會有期!卑肟罩型蝗豁懫,公孫憶趕緊四周環顧,哪里還有人影?
        哪料到身后裴書白忽然大喝一聲:“哪里跑!”說完便從樹后一躍而起,手中小神鋒白光大作,一道磅礴真氣凌空斬出,好似將天都要一劈為二,公孫憶擔心裴書白遭襲,趕緊抬頭去瞧,空中裴書白凌空暴斬,但除了裴書白外,再無旁人。。
        公孫憶趕忙叫到:“書白趕緊回來,老頭子跑了!”
        不等裴書白說話,那半空中的聲音又響:“裴家小鬼,你還真是不簡單,竟然能瞧出魅影云衡步,當初留你一命還真留對了,不然滅你們所謂的正派,實在太容易,裴書白,你可別讓我失望哦!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 如何查询股票历史价 精准平特二尾连高手榜 短线股票选择 湖北快3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开奖记录官网 黑龙江22选5玩法 双色球哪天开始上班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助手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结果 北京pk拾是骗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