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雪山神鋒傳

    第一百八十四章 無師自通


        公孫晴自然不知對方心頭詫異,仍在半空中掙扎,又見吳拙一臉痛苦,還當斷臂患處發作,當即又急又氣:“快把我們放下來,你當我們想過來嗎?他若不趕緊救治性命不保,若是耽擱了,到時候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鐘天驚自然不會輕易將二人放下,自打公孫憶帶著顧寧裴書白離開忘川禁地,鐘天驚就做好開戰的準備,一邊加緊修煉,一邊還要指導鐘家弟子尤其是石頭的武功,眼下忘川禁地外防極度空虛,最強戰力鐘不怨身故之后,重擔就壓在自己的身上,這天晚上睡不著,鐘天驚便帶著兩三名鐘家弟子在墓道中巡查,耳聽得地宮中響起人聲,鐘天驚心頭一緊,趕緊著人將所有人喊起,自己當先一人沖進地宮,正巧遇見吳拙和公孫晴墜下來,心中便先入為主的認為是有敵入侵,二話不說,催動體內狂暴之血,身后不動明王法相雖無法相之姿,但輪廓已現,伸手就把二人凌空捉住。
        不動明王咒的真氣剛猛霸道,如此狂放的真氣壓迫之下,吳拙自然是說不出話,但眼見公孫晴這個小丫頭除了身形受制,其他倒沒什么異常,鐘天驚便以為此人武功極高:“哪有闖進別人家,被擒住之后大言不慚的讓主家放人的?”
        “胡說八道,這里看著就是個墓穴,你們把這里當家,你們這些都是死人嗎?快把我放下來!”
        “死人也好,活人也罷,不說出你們來這里的目的,休想或者出去!”
        公孫晴焦急不已,遇見鐘天驚這種混不吝,自己是半點法子都沒有,除了不停掙扎,再無計可施。
        鐘天驚慢慢將二人放下地,但真氣反而加緊了些,生怕這兩個人落地便逃,雖說這里逃不出去,但沖破了北斗封印陣,更是后果難料。忽然鐘天驚身后一名鐘家弟子大聲喊道:“快看,上面還有人!
        眾人紛紛抬頭,只見那高聳的石柱之上,一名男子正慢慢往下爬,鐘天驚一見之下,更是不敢放松,無奈再無暇去應對第三個人,只讓鐘家眾弟子準備,只等那人快落地,便上去擒他。
        阿樂費了好一番苦功,這才有驚無險的爬下來,全部精力放在手腳之上,等他發現身下聚集了不少人時,已經遲了,鐘家弟子一擁而上,登時便把阿樂擒住,押在了鐘天驚身旁。
        阿樂一見這陣仗,頓時就慌了神,嘴上不住求饒。鐘家弟子在鐘天驚身旁輕聲耳語:“這人好像半點武功都沒有!
        鐘天驚上下打量著阿樂,心頭也是疑惑,這地宮中自己非常熟悉,以這高聳的奈落石柱為中心點,右半邊是北斗封印大陣下的六道群棺,左邊不遠處是七星子的遺骸,除此之外再無旁物,不過這奈落石柱到底通向哪里,其實鐘家人并不清楚,從底下抬頭瞧,上頭光亮若隱若現,看似通向地面卻從未驗證過。
        即便是鐘不怨在這里過了一輩子,也只在年輕時好奇心起,攀上石柱頂端,到了那里才發現距離頭頂空洞還有數丈之遙,縱然是輕功獨步,也難以在這段距離沒有借力的情況下憑空上去,也就此作罷。所以這奈落石柱上頭的空洞到底通向哪里,鐘家人并不清楚。
        鐘天驚冷言道:“你們來都來了,不報個萬兒嗎?”雙手力道不減,顯然這個問題是問阿樂的。
        阿樂顫聲回答:“我就是忘川一介百姓,誤打誤撞掉了下來,也不知這里別有洞天,若是打擾了諸位,我在這里磕頭了!闭f完還真咚咚咚的磕起頭來。阿樂自小流浪在外,男兒膝下有黃金一說根本就不在乎,只要能活命,跪下磕頭那都是自然反應。
        “忘川百姓?哼,忘川百姓像你這么年輕的,都在兩界城里拉石頭呢,你說你是哪門子忘川人?若有半句虛言,你今后都不用再開口了!
        “我真的是忘川人,打小父母雙亡,在村子里乞討,村里的瞎眼婆婆瞧我可憐,便收養了我,雖是過的清苦總好過在外乞討,但好景不長,瞎眼婆婆也去世了,我便一人在村里流浪,后來不討村里人喜歡,便一直流浪在外!
        “那你既然在外頭生活,為何又來忘川?而且還帶著這兩個人,他們又是什么人?”
        阿樂心中叫苦,自己與公孫晴和吳拙說不熟悉吧,這一路相處總不能說認不得,說認得吧,也僅僅是知道個名字,至于來歷自己也從來沒問過,眼下鐘天驚突然發問,自己又哪里能答得上來,至于自己回忘川的目的,那可不能說實話,若是讓這些人知道頭頂上有條暗道,暗道中有盞駐顏止老的銅燈,那打這兒起,這銅燈盞就和自己沒有半點關系了。
        阿樂眼珠一轉,便有了說辭:“人都說衣錦還鄉,我不爭氣,在外頭混不下去了,便想著回來,哪怕是在忘川找個破房子住下,圍兩畝地維持生計,即便是就這么孤苦終老,也好過客死他鄉,所以便從外頭回來,哪知道剛走到碧落山,便瞧見這二人被人追殺,無奈之下,我只好帶著他們在碧落山里頭倉皇逃命,哪知道誤打誤撞進了一個山洞,那山洞入口極狹,僅可通一人,里頭亂石叢生雜草密布,原因為就是個死洞穴,想著在里頭藏著,等天亮了再找路離開,哪知道往里頭走了幾十步之后,豁然開朗,又聽外頭喊殺聲起,咱哪敢出去,只好硬著頭皮往洞穴深處探,誰知道這一走就沒了頭兒,以我對碧落山地勢的了解,這條洞穴暗道一路往下蔓延,應該是過了忘川鐘家,我們仨走的是又累又乏,便找了塊干凈地方休息,哪知道惹了不該惹的畜生,一群群蝙蝠朝我們仨飛來,我們一路躲一路跑,誰知道腳下一空,便落了下來!
        阿樂在外頭混跡這么多年,嘴皮子的功夫自然不差,說起這段經歷真假參半,因為不知道眼前這散發男子是何方神圣,自然不能把牽扯的人身份提的太過清楚,比如追殺公孫晴和吳拙的是四剎門的老頭子,這個他是清楚的,再比如這條路是他專門去找的,不是誤打誤撞,再比如小路里頭的銅燈盞,這些阿樂只字未提。
        鐘家弟子聽得稀奇,這忘川禁地下面有個墓底地宮,這他們十分清楚,可在地宮之上,還有一條暗道直通碧落山,這是他們萬萬沒料到的,莫說鐘家弟子,連鐘天驚心中也嘖嘖稱奇,于是又追問道:“你既然知道忘川鐘家,那我問你,你可知現如今那里是什么地方?”
        阿樂腦中飛轉,這個男人這么問,忘川鐘家肯定是換了地兒,自己在醉江壺打雜時,也聽過驚雷幫的人喝完酒數英雄,忘川鐘家早就沒落了,但此人言及忘川鐘家時透出些許莊重,看來應該是和鐘家有關系,又瞧見把自己擒住的這些人,全都沒穿外衫,有的還睡眼朦朧,方才那人和公孫晴對話時,也說闖到他家來,但凡正常人,哪會像地耗子一般住在墓穴里,如此想來,此人很有可能是忘川鐘家沒落之后,出于某種目的在這里隱居。
        一念至此,阿樂干脆一賭,反問道:“難道不是鐘家了嗎?鐘家人宅心仁厚,濟世濟人,忘川有鐘家在,實在是一大幸事,只不過我在外頭流浪,近幾年也沒聽到忘川鐘家的消息,難不成鐘家有事發生?老天爺,你可不能不開眼,忘川可就指著鐘家了!
        此言一出,便有鐘家弟子動容,鐘天驚的表情也略有變化,這些阿樂看得是清清楚楚,心里自然是知道自己賭贏了,于是接言道:“我這次回來,就想著投奔鐘家的,哪怕打個雜,做個苦功也總好過在外頭顛沛流離,哪知道一進來便遇見有人追殺這兩個人,忘川什么時候變得這般狂躁?”
        鐘天驚冷哼一聲,卻沒了方才的怒意:“巧言令色,方才說要種地聊此余生,眼下又說到鐘家打雜,嘴里也沒個實話,不錯,鐘家沒了,如今那里建了城郭,喚作兩界城!
        阿樂一臉悲色:“你說的不是真的吧?鐘不悔可是五絕之一,又有誰能把鐘家給.....”說道此處,阿樂竟嗚咽起來:“兩界城,我聽都沒聽過!
        鐘天驚瞧阿樂樣子,也不像是兩界城或者四剎門的人,總不能對方腦子沖了風,派這么個不會武功的人來地宮,于是也懶得再去理會阿樂,當即安排手下把阿樂關在一間墓室里。
        幾名弟子得令便壓著阿樂出了地宮,鐘天驚再去看法相控制的兩人,吳拙已經痛昏不省人事,公孫晴還在掙扎。
        鐘天驚便把二人放下,公孫晴一落地便使出輕功,對著鐘天驚沖來,鐘天驚不想和姑娘動手,當即閃身躲過,趁公孫晴招式使老,當即一掌拍下,只不過也留了力道,哪知公孫晴還有后手,將真氣凝結在后背,當即赤色圓鏡在后背顯現,鐘天驚那一掌拍下,梆的一聲彈開,手中不動明王真氣卻消散的無影無蹤,再去看公孫晴的后背,那赤色圓鏡也消散不見。
        公孫晴只等鐘天驚手掌彈開,胸門大敞,當即玉足點地,旋回身子,將真氣凝結手心,不動如山真氣在手邊形成赤色氣團,眨眼之間便拍向鐘天驚。
        鐘天驚倒抽一口涼氣,原來自己小看了這個姑娘,還想著留著手,竟讓自己著了道,只得用胸膛強行去抗。
        不動如山赤色氣團不偏不倚拍入鐘天驚左胸,公孫晴嘴角一揚,以為得手,哪知這真氣剛觸碰到鐘天驚,卻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
        公孫晴趕緊遠遠跳開,皺緊眉頭去瞧鐘天驚,鐘天驚也是一臉詫異,揉了揉自己的胸口,未見任何異常,心道:“緣何這丫頭的武功真氣和自己的這般相似?難不成這就是義父要見的赤云道人?但道士怎么會是個小丫頭?”
        鐘天驚百思不得其解,當即開口發問:“姑娘,你使的功夫叫做什么?”
        公孫晴哪里會乖乖回答:“人家交手,都是憑一招半式瞧出對方武學,你瞧不出來就直接問嗎?端的沒羞沒臊,你既然瞧不出來,我偏不告訴你!
        鐘天驚只得又問:“你可是赤云道長?或者是赤云道長的什么人?”
        公孫晴心頭一驚,原來被瞧出來了,但這忘川之行處處透著不正常,哪里能如此輕易坦白,于是公孫晴便故意否認:“你說的什么赤云道長,綠雨道長認不得,我這功夫無師自通!
        “你不說實話,那姑娘你可脫不了身了!
        “說了就能放我們嗎?當我是三歲娃娃,既然我們走不脫,還跟你費什么話,”公孫晴又累又乏,已經沒有力氣再去糾纏,低頭瞧見吳拙面如白紙,便開口對著鐘天驚道:“你想盤我的底細其實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把他救過來,他要是死了,我半個字都不會說!
        鐘家弟子聞言面面相覷,歷來鐘天驚的脾氣他們是清楚的,平日里哪怕跟鐘不怨都可以嬉皮笑臉,但對鐘天驚那都是畢恭畢敬,可就是這么一個冷面漢子,在公孫晴面前竟然一點辦法也沒有,耳聽得鐘天驚下令將斷手斷腳之人帶到墓室好生救治,心里頭更是詫異萬分。。
        其實鐘天驚心里頭已經有了猜測,公孫憶臨行前,簡單說了赤云道人帶著公孫憶的女兒公孫晴來了忘川,暫住在碧落村,等公孫憶和他們會合之后,再商量下一步的打算,如今突然出現一個姑娘,使得武功真氣和公孫憶描述的赤云道人又十分相似,想來這丫頭八成是公孫憶的女兒公孫晴,若真是如此,她們為什么會在這里?
        鐘天驚隱隱覺得事情不妙,但公孫晴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著實問不出什么道道來,只好先行安排弟子將公孫晴也一并帶下去好生看管,想來想去鐘家人全是漢子,倘若有人能從這姑娘口中問出來門道,也只有她了。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 北京快三助手 华东六省15选5开奖结果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杀号 新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江西体彩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建发股份股票行情 北京快3形态走势图表 大发快三平台官方网站 2019股票开市时间 今期四不像生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