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雪山神鋒傳

    第一百七十八章 無聲無息

        公孫晴忍著眼淚,也不說話,一頓生拉硬拽,想把坐在地上吳拙拉起來,一想到那個黑袍人說話的功夫就要追過來,心里就止不住的狂跳,赤云道人都擋不住,還能有誰能擋住他?

        爹爹呢?裴書白呢?他們知道眼前岌岌可危的形勢嗎?說好了在倒瓶山匯合,好端端的來這忘川做什么?這一路走來,多少艱難險阻,自己小命都差點沒了,可到如今連爹爹面兒都沒見著,就又處在險境中。公孫晴心中百味雜陳,山下聲音越來越近,而吳拙還是一副再也不走的模樣。

        公孫晴只好作罷,快步往吳拙身前走了兩步,也不回頭:“吳拙,你侄兒救了我一命,我不能把你丟下,你斷胳膊斷腿的,連個正常人都打不過,就別再這逞強了,你既然不走,那我也不走了,那個黑袍人不就是想抓我嗎?我讓他抓便是,一會我就下山迎他,你若是還不想動彈,你就在這坐到老死吧!

        吳拙一聽頓時變了神色:“晴兒姑娘,你莫要賭氣。。。!惫珜O晴根本不理,邁著步子往山下走去,忽然道旁草叢中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公孫晴還道是黑袍人追來,頓時嚇的花容失色,草叢里忽然竄出一人,二人四目相對都愣在當場。

        公孫晴疑惑道:“怎么是你?追過來拐我嗎?”

        那人也趕緊答道:“姑娘誤會了,誤會了,我就是路過,姑娘大人有大量,別跟小的一般見識,當時在醉江湖實在是身不由己,我若是不把道長蒙翻,那驚雷幫的人還不把我給撕吧了!闭f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在醉江湖里,給赤云道人下藥的店小二阿樂。

        公孫晴一見是阿樂,心里稍稍緩了些:“這里沒你的事,你哪來哪去,別怪本姑娘沒提醒你,一會兒你把小命兒折在這里可劃不來!

        這番話把阿樂說的那是一頭霧水,但見不遠處還有一人坐在地上,口中苦苦喊著什么,便瞧出眼前這姑娘一定是遇到麻煩了,不然在這廖無人煙的碧落山中,怎么會有這般光景,不過沒等阿樂開口發問,山下黑袍人又一次發動真龍吟,響聲頓時傳入阿樂耳中。

        阿樂聞之大驚:“乖乖,這山下是怪物嗎?聲音這般嚇人,是來找你的嗎?”

        公孫晴心里也害怕,顫抖著聲音說道:“不是找我還能是找你的嗎?也不知倒了什么霉,凈碰上你們這些壞人!

        阿樂臉上一紅,公孫晴說的你們這些壞人,自然是把自己劃到惡類,但自己本意并不想幫著驚雷幫拐騙女孩兒,實在是醉江湖是在驚雷幫的勢力范圍,驚雷幫暗流老大花解夢,實在是一個讓人捉摸不透的人,若是不按照她的指示給人下藥,自己早就一命嗚呼了,而當驚雷幫發生巨變,少幫主遭人襲擊生死不明之后,驚雷幫便不再讓自己再去干下藥的勾當,再加上醉江湖被赤云道人等人一番折騰,店老板跑了,店也沒了,自己自然也就沒了去處,萬般無奈之下,只好回自己的老家忘川尋親,沒曾想無巧不成書,在這里遇見了公孫晴。

        想來想去也不知該說什么,阿樂只好撓了撓頭,小聲開口:“姑娘,實在是對不住了!

        公孫晴哪里在意阿樂的道歉,見阿樂還杵在那里不走聲,只得連連催促:“算了,也怪不得你,你趕緊走吧!

        阿樂道:“姑娘,咱害了你一次,不想再見你受難,這忘川我還不陌生,先過了這關再講,你先跟我來!闭f完伸手就去拽公孫晴的衣袖。

        公孫晴一把甩開,冷著臉說道:“你又想拐我嗎?我哪知道你是不是和黑袍人一伙兒的,你再不走,別怪我不客氣,打不過山下的,還打不過你嗎?”說完公孫晴使出不動如山真氣,雖不濟赤云道人那般周身布滿赤色真氣,但也能瞧見身旁泛著淡淡的紅光。

        阿樂連連擺手,解釋道:“姑娘,咱別再這耽擱了,那聲音越來越近,你若是不信我,我也沒法子,但是你想,總好過你在這和追過來的人打照面吧,我總比他好對付些,你且跟我走,我知道一條小路可以悄悄下山,保準那個人找不到,要是你發現情況又一點不對,你大可殺我,我絕無怨言!

        公孫晴聽完沒說話,盯著阿樂的雙眼,阿樂不敢直視,趕緊將目光移開,公孫晴便道:“那就趕緊走吧!”說完趕緊回到吳拙身旁,簡單將有小路的事說給了吳拙聽,可吳拙一見是阿樂,頓時怒火中燒,當時若不是眼前這個店小二把吳萱帶走,吳萱怎會落得如此下場。

        吳拙根本沒把公孫晴的話聽進去一個字,一只手支撐著身體就要起身,口中怒道:“賊人!我要你給我女兒償命!”無奈吳拙手腳皆殘,雖然有心殺人,但實在是難以起身,公孫晴皺緊了眉頭:“吳拙!你和他有仇,我也和他有仇,萱兒妹妹沒了,我也難受,但是眼下根本就不是你報仇的時候,他說有一條小路可以繞開下面,躲過黑袍人,不管說的是不是真的,我都認為可以試一試,總好過在這里以卵擊石,我知道讓你放下恩怨很難,但是你總不能看著吳昊和赤云道人白白折在下面吧,要是咱們倆也被擒住,對得起他們幾個在前面苦苦撐著嗎?”

        吳拙遭公孫晴一頓搶白,也知道公孫晴說的話有道理,只好開口道:“好!那就姑且饒過他,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好好跟他算這筆賬!”

        阿樂聳了聳肩,走過去想把吳拙扶起身,吳拙哪里會讓阿樂靠近,公孫晴氣得直跺腳:“行!你去前面帶路吧,我來扶著他,省的你倆半道上兒再生枝節!

        阿樂苦笑一聲不再說話,悶著頭在前面帶路,三人走的不快,但好在黑袍人尚未追來,阿樂便找到了小路的標記。

        其實這阿樂本就是忘川人士,打小就在忘川土生土長,再加上生性頑皮,忘川地界兒沒有他去不到的地方,即便是忘川禁地,阿樂其實也進入過一次,只不過剛露頭便瞧見了那些兇猛異獸,嚇的趕緊從小路折返,所以阿樂雖然是在驚雷幫手下當個店小二,但對于忘川的風土,可謂是爛熟于心。

        而這小路其實也是自己早年瞎跑時,無意之中發現的,在碧落山半山腰,忘川河源頭往下不遠處,有一道急彎,急彎處有三株并排而立的大樹,順著中間那棵樹返回頭往山頂走上一刻鐘,便能瞧見一個石縫,這石縫不大,剛好可以過人,進去之后才知道這碧落山里頭有些地方已經被人掏空,順著這里一路往下走,便能走下碧落山,進入到忘川村落之中。

        阿樂憑借著記憶,沒費多大功夫,便找到了那三棵并排而立的大樹,也在中間那棵樹上找到了一道幾乎辨別不出的刻痕,阿樂用手摸了摸這道痕跡,興奮著說道:“找到了,就是這兒!

        之后便回頭對公孫晴說道:“姑娘,咱們從這往上走,不多久就能找到那條路的入口了!闭f完邁步往上,公孫晴扶著吳拙跟了上去。

        復行數百步,果真在石壁之上找到了一個縫隙,縫隙兩邊長滿雜草,乍眼一瞧根本看不出這里會有一個石縫。

        阿樂伸手將入口處的草木向兩邊壓了壓,當先把腳伸了進去,身子跟著往里擠,可剛進去半個身子,便被石縫卡住了,阿樂有些發慌,趕緊去瞧一旁的公孫晴:“姑娘,要不你推我一把,我好像卡在石縫里了!

        公孫晴一臉嫌棄,又不能放著不管,只好上前去推阿樂的身子,哪知道吳拙表情大變,靠著石壁撿起了一塊石頭,一點一點兒往前蹭,公孫晴和阿樂只顧著和石縫較勁,哪里料到吳拙已經慢慢靠近阿樂。

        待阿樂瞧見吳拙,吳拙已經和自己一步之遙,只見吳拙高高舉起石塊,用盡全身力氣砸了下去。

        公孫晴想攔已然不及,口中驚呼一聲,若是此時吳拙突然發難,阿樂避無可避,絕對要被生生砸死。阿樂也緊閉雙眼,只等那石塊砸到自己腦門,可耳聽得身旁梆梆作響,再睜眼瞧,吳拙正用手中的石塊去敲石縫處一塊凸起的石頭。

        吳拙冷言道:“我就是想殺你,也不會趁你卡在這里的時候動手,太過小人”言罷吳拙將手中石塊一扔:“喏,就是這一塊兒卡住你了,砸掉就能進!卑匪土艘豢跉,原來這人不是想要自己的命,還真是想岔了。吳拙三下兩下便把凸起的石塊砸落,阿樂也順勢鉆了進去,夜幕中阿樂身子一閃就沒了蹤影,若不是聽到阿樂在石縫里說話,即便是打從這邊路過,也斷然不會發覺這里頭有人。

        公孫晴身子瘦小,這石縫對于她來說鉆進去不費事,當下也不遲疑,順著石縫鉆了進去,吳拙見二人全部鉆了進去,也將身子往石縫中擠,若是換做別人,恐怕這石縫也就鉆不進去,也正是吳拙失了一臂一腿,強擠之下,也擠了進去。

        公孫晴和吳拙一進來,才發現這石縫也就是入口處十分狹窄,這里頭倒寬了不少,三個人并排而站倒還有些空隙,只不過這石縫里雜草太多,前行十分緩慢。

        阿樂正在拔草,耳聽得石縫之外聲音大作,嚇得阿樂趕緊住手,在石縫中本就攏音,那振聾發聵的聲響聲聲入耳,直震得三人耳中生疼,但始終沒有一人敢言語,紛紛屏住呼吸。

        來到這石縫外的,正是追來的黑袍人。黑袍人將赤云道人打敗之后,便縱步上山,知道夜幕中尋人不易,便發動真龍吟,聲音響徹碧落山,藉由此讓公孫晴自亂陣腳,心中一亂自然會腳下生亂,所以黑袍人邊上山邊喊人,正巧路遇此處。

        若不是石縫相隔,此時四人距離只不過幾尺。石縫中的三人死死盯著石縫,公孫晴更是心都快跳了出來,連手指都不敢動彈,生怕發出一丁點的聲響,便會被黑袍人聽到。

        黑袍人在石縫外駐足,自言道:“這鬼丫頭帶著個瘸子跑得這般快,還真有點棘手!闭f完又是一聲真龍吟:“公孫家的小鬼,我瞧見你了,你還不出來!”

        公孫晴周身一顫,還當黑袍人真的瞧見自己,正要喊出聲,吳拙趕緊伸手捂住公孫晴的嘴,搖了搖頭示意不要出聲,吳拙心里清楚,倘若外頭那人真的發現了這里,斷然不會再用真龍吟去喊,只要將石縫打碎,便能將里頭的人生生擒住。

        好在吳拙伸手及時,公孫晴也反應過來,哪料到吳拙慌亂之中伸手,身子失了平衡,雖然捂住了公孫晴不讓她發出聲音,但身子已經要倒,若是倒地一定會發出聲響,這樣一來也是躲不掉,電光石火之間,阿樂趕緊用身子一頂,將吳拙死死抵住,也倒阿樂反應不慢,就在吳拙將倒未倒之時,穩住了吳拙身子。

        就這樣三人以這樣十分奇怪的姿勢,在石縫中定住,都想著外頭那黑袍人趕緊離開,之后便好沿著石縫里頭慢慢下山,哪里想到外頭那黑袍人忽然往石縫處一靠,根本沒有走的意思。

        石縫中的三人瞧不見外頭,但也能聽到外頭的人自言自語:“遭了,藥勁兒過了!边@聲音雖然只有短短幾個字,但竟然發出兩種聲音,前頭好似女聲,尖細刺耳,之后又十分渾厚,好似老人。

        公孫晴一聽大驚失色,這聲音和自己在驚雷幫外面被發現時,將自己擒住的那個人如出一轍,若真是如此,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四剎門四剎之中,最為神秘,武功也最高的那個老頭子。

        只聽外頭那人,拿出了一個藥瓶,從瓶子里嘩啦啦倒出藥丸,之后便聽到咀嚼的聲響,邊嚼邊道:“病公子最近手藝怎么退步這么多,抑制聲線的時間怎么越來越短,還是說真龍吟使多了,讓藥丸失了效果?”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 腾讯分分彩任选二漏洞 河北11选五开奖结果 香港波色单双 股票红色的是跌还是 吉林快三遗漏一定牛 秒速赛车看号技巧 黑龙江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排列5走势图500期带连线 河南11选5官网 陕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