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雪山神鋒傳

    第一百七十六章 到底是誰

        吳昊心道,這日暮曲多用在阻敵,臨敵時這般使出真氣一來太過耗費,二來招式緩慢,但勝在音墻形成之后,覆蓋極為廣闊,此番使出,黑袍人若不后退,定會被音墻觸碰,若是后退,自己就能瞅著機會逃開。

        不料那黑袍人不躲不閃,口中還夸贊吳昊這招使得不錯,待黑袍人一語話畢,已然出現在吳昊身后。

        吳昊大驚,不見黑袍人出手,也瞧不出是如何躲過音墻,就這么直挺挺的站著,一晃眼的功夫,就出現在自己身后,若是此時黑袍人陡然發難,自己后背大開,簡直是把自己的命直接送給對方。

        黑袍人躲過音墻之后,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而是開口道:“小兄弟,三招都使完了,你可就沒機會知道你姑姑的下落了,不過我本想殺你來著,可你這大音希聲訣還讓人大開眼界,我生平對敵無數,遺憾的是,你們藏歌門衰敗的太快,只是聽聞藏歌門吳音找大音希聲訣獨樹一幟,如今一見之下,果然傳聞不虛,不過你真氣不濟,武功相較于同齡人來說,已算是頂尖,但是對上了我,你勝算還真就可以忽略不計,眼下我還有事,也沒有想好留下你以后讓你做什么?不過閑來無事吹個小曲兒還是挺不錯,所以你的小命暫且留著!

        吳昊頓感不妙,黑袍人說話就要出手,于是吳昊連奏竹笛,將體內真氣悉數凝結,想借音團逃遁,黑袍人怎么讓吳昊得脫,口中說道:“都說了我有要事在身,你還要跑,非要受點皮肉之苦才會老實嗎?”黑袍人言罷身形一晃,瞬間靠近吳昊,右手食指輕出,對著吳昊頸間就是一點。

        吳昊只覺背后一股無以名狀的冷冽殺氣欺身而來,剛回頭去瞧,脖頸處一陣劇烈的疼痛,接著便人事不省。

        黑袍人用手一提,將吳昊夾在腋下,雙足點地直奔前方。

        牛老大還在拷問屠人天王,耳聽得小樓處爆炸連連,心道必是吳昊安排的計策得手,正和朱老二和熊老六想轍,想從屠人天王這里獲得更多的消息,這邊廂剛問及兩界城城主古今笑口中的貴客到底是什么來頭時?打遠處忽然傳出人聲:“”背后打聽人,也不怕爛舌頭!

        三人聞言都是一激靈,放眼望去來路哪有人在?可分明這聲音不是幻聽,再去看地里頭的屠人天王,早就嚇的面如白紙,好似這來人給他帶來的恐懼,竟比眼前的三獸還要強烈。

        屠人天王對空高喊:“小的沒說,什么也沒說,即便是這三個畜生把我打死,我也一個字都沒說啊,請您老明鑒!”屠人天王連喊三遍,最后喉嚨里都帶著哭腔。

        牛老大三人滿臉疑惑,趕緊環顧四周,那聲音再次響起:“公輸瑜,瞧你這慫樣子,哪里還有公輸派一丁點的骨氣,當年你們門派當家的魯盤,被人穿了琵琶骨,挖去了雙目,切斷了十指,吭都沒吭一聲,你這剛被人埋了半截,就嚇成這般模樣,真合該你公輸派寄人籬下,不過你也不用怕,即便是你說了也無妨,反正這三個人馬上就要死了!

        聲音越來越近,最后幾個字發出之時,黑袍人已經站在牛老大三人面前。三獸連忙站在一起,牛老大一指土里的屠人天王,朗聲問道:“你就是他說的貴客?”

        朱老二相較于大哥六弟,頭腦算是轉的稍快的,既然此人能來到這里,若是從兩界城出來,必定經過小樓,若是如此,那老三老四老五也就兇多吉少,一念至此,朱老二也問道:“你把我那些兄弟們怎么了?”

        不過,沒等黑袍人回答,三獸已然瞧見黑袍人腋下的吳昊,黑袍人哈哈一笑,將吳昊順勢丟在地上,繼而腳尖輕輕點地,土里的屠人天王轟的一聲竄了出來。

        黑袍人不去理會三獸,而是回首輕聲道:“你把這吹笛子的小兄弟帶回城,告訴古今笑,不等我回來,不要讓任何人接近他!

        屠人天王一聽黑袍人讓自己帶人回城,心里那叫一個激動,這不就說明貴客那就放自己一馬了嗎?

        于是,屠人天王忍著周身劇痛,將地上的吳昊背了起來,走了兩步又有些不放心:“他.....半道兒上醒過來怎么辦?”

        黑袍人哼了一聲:“醒不了,你若是連這點事兒都辦不好,你也不用回兩界城了,自己找個坑把自己埋了算了!

        屠人天王一聽心里又是一顫,再也不多言半句,背著吳昊就跑。

        三獸想往前追,無奈黑袍人站在面前,耳聽得黑袍人淡淡說道:“你們仨得死,尤其是你”,牛老大眉頭緊蹙,這黑袍人打從一露面,雖然只說了幾句,語氣也都極為平緩,但渾身撒發出的那股囂張十分明顯,又聽黑袍人一上來就說自己這哥仨得死,更是激蕩胸中怒氣。

        “你到底把我那幾個兄弟怎么了?”牛老大也問了一遍。

        熊老六已經拉開架勢準備開打,朱老二也靠著牛老大,只等對方一旦出手,自己也跟著上去,以一打三還是可以一戰。

        黑袍人轉過身去,輕輕說道:“什么時候手底下這些叫不上名兒的弟子,都敢跟我叫板了?看來生不歡昏迷不醒,底下的人也不太老實了!

        若是換做旁人,黑袍人這番話那都是聽得云里霧里,可這三個人不一樣,牛老大他們都是從四剎門逃出來的,對生不歡那自然是熟悉不過,一直以來四剎門中都是生不歡掌管門內賞罰,說是賞罰實際上從來沒賞過,那都是罰,本身生不歡就嗜殺如命,死在他懲罰之下的弟子已經不下百人,自從生不歡去一趟裴家回來,便昏迷不醒,即便是服用了回天丹吊著命不至于一命嗚呼,但已經失了神識,廢人不如。

        如此一來,門中大小事務那可都得另外三剎負責,然而死亦苦至今都在外頭,尋找極樂圖殘片,病公子雖在門中,但只對稀奇玩意兒有興趣,對于門中雜事,那都是充耳不聞,老頭子神龍見首不見尾,也更不會去理會門中事物,所以生不歡昏迷之后,便由王擒虎代管大小事物。

        裴家一役,原本四剎門穩操勝券,因為王擒虎太過大意,不僅放走了一個裴家人,還把生不歡害成這般模樣,連最為珍貴的回天丹,也用掉兩顆,病公子本有心殺王擒虎,但可惜那一枚回天丹,所以便將在王擒虎身上動了手腳,日復一復,王擒虎已經成了病公子發明新玩意兒的實驗對象,不僅手腳換成了真的虎爪,連膝蓋雙肘這樣的關節,也都換了一遍,如今王擒虎行走只得靠輪椅,雖然不耽誤他管理門中事務,但這樣一個人管著一眾窮兇極惡之輩,又哪里能服眾?

        所以慢慢的,四剎門弟子越來越不把王擒虎放在眼里,牛老大這些人更是對王擒虎意見滿滿,也才會有王擒虎公報私仇,安排半夜值守這樣的苦差事給十方六獸,之后十方六獸趁亂逃出十方山,也正是覺得王擒虎算不了威脅,三剎事物繁忙,總不至于為了區區六名弟子而大動干戈。

        若是換做生不歡還在只管賞罰,借牛老大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起半點反心。不過這些事也都是四剎門中的事,極少對外面人說過,眼前這黑袍人為何如此明白?

        見牛老大三人一臉驚詫,黑袍人便摘掉頭上罩帽,露出真面目。牛老大三人一見,瞬間變了臉色,朱老二更是兩腿一軟癱坐在地。

        見三人啞口無言,黑袍人又道:“若是生剎醒著,按你們叛逃的行為,該當何罪?”

        牛老大聲音打顫,支支吾吾的答道:“按照門規,當挖眼削骨切肉喂狼,鞭尸三日!

        “記得還挺清楚的,你們沒什么好說的吧?”黑袍人語氣十分平淡,聽不出任何感情。

        牛老大深吸了一口氣,將朱老二扶了起來,鼓足了起吼了出來:“滾你娘的四剎門!老子就是帶著弟兄們兒走了,老子決定做好人了!知道打不過你,但是我們不怕你,大不了就是一個死,總比被世人唾沫淹死的好,等到了那頭,老子見到閻王爺,也能拍著胸脯說自己是好人!總好過你們這些魔頭!”

        一語言罷,黑袍人倒是沒開口,倒把身旁朱老二嚇的更厲害:“大哥,你....你別....”

        與朱老二不同,熊老六被大哥一番話激起了胸中豪氣,也跟口說道:“我腦子笨,反應慢,反正大哥讓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你也殺了三哥、四哥、五哥,也不差我們哥仨,俺們雖然打不過你,但就是咬你一口,我都覺得值了!”

        黑袍人不怒反笑:“早就聽說門里有個蠢貨,一頓能吃三個人的飯,原來就是你小子,瞧你們這么有骨氣,殺了你們還倒便宜你了,這么跟你們說吧,先前那三個人也沒死,不過你們也不用太在意,不立刻殺了你們,那不是我仁慈,而是病公子在研究的玩意兒,正缺幾個活人,你們幾個皮糙肉厚經得起折騰,把你們幾個送給他,省的他再念念叨叨個沒完!

        此言一出,牛老大腦海里第一反應就是王擒虎如今人不人獸不獸的模樣,雖然兄弟幾個逃出四剎門之后,給自己起了個諢號叫十方六獸,但真要是換上牛角牛蹄子,那還真不如死了算了,但眼前這人說出的話,那都不是恐嚇之詞,因為以黑袍人的身份,根本沒有和牛老大他們打誑語的必要。

        黑袍人向前走了一步:“我要去追那胖道士了,你們仨太重,我懶得帶你們走,又怕你們逃跑,只好委屈你們一下,把你們腳筋挑了,反正日后病公子會給你們接好的!焙谂廴诉呎f邊走,來到朱老二身邊慢慢蹲下:“你最沒骨氣,就從你開始吧!闭f完便伸出一指,對著朱老二腳踝處慢慢伸去。

        三獸知道反抗無用,一個個呆在當場,朱老二更是連收腿都忘了,任憑黑袍人施為。

        “留人!”電光石火見,一柄長劍飛空而來,不偏不倚正好對著黑袍人的手指,長劍剛觸及手指,便嘩啦啦碎了一地。不過也正因如此,黑袍人收了手指,微微一笑道:“總算是來了,我還當你師父息松道人教出來個縮頭烏龜呢!

        夜幕之中,凌空飛來三人,為首的正是赤云道人,身后公孫晴扶著吳拙落了地,吳拙手中只剩竹劍劍鞘,這飛空一劍,正是吳拙擲出。

        “為了救這么個廢物,把你藏歌門的寶劍都舍了,真是佩服佩服!焙谂廴苏f話還是不疾不徐,一眼就道破吳拙來歷。

        牛老大搶先開口:“道長小心,他是....”話剛出口,誰也沒瞧見黑袍人是如何出手,只是黑影一晃,牛老大應聲倒地,朱老二和熊老六跟手也昏了過去。

        “不知禮數,這場上哪有你們三個叛徒說話的份兒!”黑袍人又回到原先位置,撣了撣黑袍上的浮灰。

        赤云道人眉頭緊蹙,就這瞬間打暈三獸的功夫,自己都做不到,更恐怖的是,此人出手極快,根本沒瞧出身形晃動,三獸便倒地不起,即便是自己開了疾徐如風,想要做到肉眼難辨也是困難,可見此人武功實在是高深莫測。

        吳拙怒道:“你是何人?為何知道我的身份?”

        黑袍人笑出了聲:“我不僅知道你是誰?我還知道更多,你的腳筋是不是一個叫王擒虎的人挑斷的?你的手是不是驚雷幫少幫主汪奇的陰雷玄功給震斷的?你的大姐是不是被人擄走下落不明?你的女兒,是不是被人生生拍做肉泥?還要我問嗎?”

        連著幾聲反問,讓吳拙站立不住,眼前這黑袍人好似料事如神,自己藏歌門這點兒秘密,被對方說的一字不差,好像發生這些事的時候,此人就在身旁一般,吳拙有些失神,失口問道:“難不成,你是天機先生?”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 海南环岛自行车赛 福建体育彩票36选7玩法 辽宁福彩35选7走势图浙江 快3概率稳赚不赔 快乐十分官方网 云南11选5一定牛 云南快乐十分十一选五走势图 东京快乐8基本走势图 有哪些股票短线技巧 广东11选5,一天赚几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