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雪山神鋒傳

    第一百六十二章 回光返照

        石頭個頭不高,一開口卻氣勢十足,直讓鐘家弟子紛紛住口,不再爭吵,卻也沒有一人敢出言支持石頭。

        見眾人無言,石頭走上前去,推著顧寧的后背向前,直走到鐘不怨身側才開口道:“寧兒姑娘,你有什么法子盡管試,出了什么事我來擔著,要是鐘家難為你,我償命便是!

        顧寧一聽心中一暖,其實這法子是熬桀在體內告訴她的,自己能不能施展成功,或是這個法子到底有沒有效果,自己都不清楚,只是方才熬桀這么一說,自己便脫口而出,若是不成功,鐘家人肯定會治自己一個褻瀆之罪,到時候再解釋也是徒勞,但石頭力排眾議,全力支持自己,又給了不少底氣。

        于是顧寧開口說道:“六道的武功里頭,有一種回光決,剛死之人無論是何種死法,只要不是尸首分離,都可以用回光決強行續命,讓其再恢復神識,雖然只能持續一小會兒,但是也能讓鐘老前輩醒過來!鳖檶幷f的其實都是熬桀告訴她的,不過有些話說出來難免引來麻煩,所以顧寧便將熬桀的話稍加更改才說出來,熬桀說的可比這復雜的多,這回光決是龍雀使熬桀的看家本事,作為六道三圣使之一,熬桀掌管借壽還陽儀式,每次人祭的意識都是熬桀操控,但熬桀也有一個規矩,滅輪回借壽還陽儀式結束之后,人祭算是活不成了,有的還尚存一息,有的已經身死,此時熬桀便會用回光決將人祭喚醒,問一問還有沒有未了之事,若是喚醒之人張嘴便罵,熬桀便會再懲戒一番殺掉了事,若是有人說出遺愿,熬桀不管多難,也會盡量辦到。久而久之,熬桀這回光決那用的可是十分順手。

        鐘不怨身死,熬桀毫不關心,可在顧寧身體里,哪能不知顧寧心思,對孫女濟世的善心雖覺無聊,但總不能袖手旁觀,所以便將回光決的法子告訴了顧寧。

        見眾人不再阻攔,顧寧便在墓室施展起回光決,真氣自指尖而出,屢屢青色真氣緩緩入了鐘不怨七竅,眾人屏住呼吸,目光全都落在鐘不怨的身上。

        許久之后,隨著鐘不怨一聲輕咳,還真就睜開了眼睛。

        墓室中鐘家弟子齊刷刷的跪在地上,公孫憶見狀,趕緊上前將鐘不怨扶坐了起來,低語道:“鐘老前輩,你醒了!

        鐘不怨有些遲疑,見床邊鐘家弟子跪了一片,才知道自己已經在墓室中,于是開口第一句話,便問起了地宮:“公孫憶,地宮之事了結了嗎?那妖人你可制住了?”

        公孫憶看了一眼顧寧,顧寧眉頭緊蹙,有些不快,再看向鐘家弟子,沒一人開口,只好自己答道:“鐘老前輩,地宮如今完好,龍雀使熬桀也算是控制住了,你就別擔心了!

        公孫憶并沒有告訴鐘不怨實情,至少沒有完全說出實情,一來因為公孫憶知道鐘不怨蘇醒時間不會太長,說的太細太耽擱時間,既然眼下情況已然如此,說與不說結果一樣,說的細了鐘不怨難免含恨而終,再者鐘不怨之所以能短暫的醒過來,那都是顧寧用出六道的回光決,若是鐘不怨知道了,恐怕急火攻心人立馬就會沒了,所以公孫憶只是簡單說了地宮如今還安然無恙,連六道棺槨中,熬桀和蘇紅木的棺材空了的事,也選擇了瞞下來。

        鐘不怨十分虛弱,連點頭都非常緩慢:“那就好,”鐘不怨側臉看了看公孫憶,又低頭看了看床邊跪倒一片的鐘家弟子,這些弟子都是鐘不怨從小帶起來的,不似父子勝似父子,這里每個人的秉性鐘不怨都十分了解,所以不用多問,鐘不怨便知道鐘家弟子在為難公孫憶一行,所以鐘不怨接言道:“你們聽好了,是我用真氣封住了奇經八脈,又在五臟六腑設了真氣鎖,在地宮中我狂暴之血發作,眼見就要失了神識,擔心我會破了七星子留下的北斗封印陣,所以自行斷了真氣鎖,將五臟六肺悉數震碎,雖然不知道我是如何醒來的,但是我的死和公孫憶他們無關,你們不要難為他們!

        鐘家弟子聞言,紛紛淚流不止,公孫憶有些心酸,開口道:“鐘老前輩不用擔心,鐘家兄弟們沒有為難我們,鐘老前輩俠肝義膽,所行之事實在令在下欽佩,不過眼下....”

        公孫憶還要接著往下說,鐘不怨抬手一攔,自己攔過話頭:“公孫憶先生無需多言,老朽還能回光返照,自然心里有數,五臟盡碎神仙難就,你們也不用太傷神,人常道萬物有竟時,今兒個該是我鐘不怨大限,改變不得,驚兒呢?怎么沒瞧見他!

        公孫憶連忙道:“地宮一戰,天驚兄弟受了傷,如今正處在昏迷中,不過前輩大可放心,晚輩瞧過了,沒有什么大礙,稍加休息便可恢復!

        鐘不怨坐直了身子,雙腿一盤,雙手撐著邊沿,對著身下一眾弟子說道:“生死有命不怨天尤人,老朽活的年月也不短了,原想著再過個幾年,再和你們說這些事,只不過眼下我活不久了,再不說可就晚了,只可惜驚兒不在,不能當面告訴他,你們回頭帶話給他吧!

        畢竟鐘不怨武功已經大成,自己雖然死而復生,但終究只是曇花一現,還不如趁著機會交代后事,所以鐘不怨讓一干弟子不要再哭哭啼啼,只要認真聽著便可:“老朽年幼入禁地,到如今六十余載,當年失手放了百戰狂,多少人死在那妖人手中,算起來老朽罪孽清不了,一輩子在這當個守墓人,也難以贖罪,好在有你們這些娃娃陪著老朽,也不算寂寞,如今世道變了,再不像往常那般安逸,老朽死后,你們需勤修不輟,替我替鐘家守好這里,莫要讓六道復蘇為禍世間,第二,公孫先生是貴人,他來這里是山破侄兒指引,又機緣巧合帶來了我大哥的幼子鐘石破,老朽老了老了還來個血脈相認,直讓我欣喜,石頭,往后你和你娘就住在這里,讓天驚把不動明王咒傳授于你,練成之后,守墓之責,你也得擔上一分,這也算是叔父對你的要求!

        石頭在一旁點頭稱是,不再糾結于去留,鐘不怨武功石頭親眼得見,又被叔父幾十年如一日的堅持所打動,所以對于鐘不怨的要求,石頭只覺自己肩頭有了責任,卻沒有絲毫退縮之念。

        鐘不怨笑了笑道:“你這孩子個頭矮了些,不然眉宇之間還真像你爹,大哥走了不少年了,馬上我們哥倆就要團聚了,竟有些歡喜!辩姴辉雇A送,又道:“天驚性子急躁,雖然在習武之路上有些靈性,不動明王咒也比你們強上不少,但咱們鐘家身體里流的就是狂暴之血,本就容易動怒,驚兒性格暴躁更是大忌,今后他帶領你們,難免會走極端,你們平日里都聽他的,所以到了關鍵時節,恐怕你們也攔不住他,石頭,你性子里頭有驚兒沒有的東西,考慮事情都是以周全為主,今后你倆互相幫襯著,把咱們鐘家這點兒血脈繼承下去!

        石頭連連點頭,心里頭有些發酸,自己性格懦弱,遇事就躲,兩界城三屠天王名頭怪響,實際上也就是些欺負人的惡霸,當初遇見他們,自己怕的都不行,甚至為了服從,連自己的娘親都活埋進洞,可這膽小怕事到了叔父這里,竟然成了優點,還交給自己重任,今后兜著點鐘天驚,如此重托石頭哪能怠慢,也一咕嚕跪在地上:“叔父,我自幼沒爹,是我娘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的,活了幾十年,就想見見爹,臨頭了見到您老人家,可算是圓了這個夢,只是好夢容易醒,這剛見上幾天,您就.....我心里知道,我性子太軟弱了,又死犟愛鉆牛角尖,這樣一來更是軟弱到極致,可在叔父看來,這還算是優點,那我就把您看得上的這一點用起來,天驚以后,不管他打我罵我,攆我,我都攔著他點兒,叔父放心吧!

        鐘不怨笑了笑:“我大哥和我是孿生兄弟,你見我和見你爹差不了多少,你性子是軟了些,這也怪不得你,自小被惡徒傷了筋骨,又沒爹在后頭撐著,性子軟弱了些總好過處處惹是生非,今后等你不動明王咒連成了,還得記住今天的話,不能仗著武功高了,就得意洋洋忘了初心!

        石頭重重的點點頭,將鐘不怨的話牢牢記在了心里。鐘不怨轉頭對石頭娘說道:“許娥嫂嫂,多虧了你啊!

        石頭娘轉過頭去,自打進了墓室,見到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鐘不怨,頓時心如刀絞,當年鐘不悔最后也是這般靜靜的躺著,想是睡著了一樣,之后顧寧用回光決將鐘不怨喚醒,石頭娘的眼淚便止不住的流,畢竟上了年歲不想讓旁人看見,所以就躲在角落里偷偷抹眼淚,聽到鐘不怨喊自己,石頭娘用袖子擦了下眼角,走到鐘不怨跟前,四目相對,石頭娘趕緊移開眼神。

        鐘不怨笑道:“嫂嫂,人說睹物思人,你瞧見我這般模樣,怕是想到我大哥了吧,多虧了嫂嫂,咱們鐘家還有這么一股子后人,當年若不是你冒死護著山破和石頭,咱們鐘家早就完了,這么多年你受盡苦難,今天我厚著臉再求嫂嫂一次,今后就在這里住下吧,對于驚兒和石頭來說,你是長輩,他們不敢造次,我死后,你就替我看著他倆,看著驚兒別沖動,看著石頭好好練功,別讓他們懈怠了,等他們武功精進,這守地宮的事我也就放心了!

        石頭娘沒再去看鐘不怨,畢竟鐘不怨和鐘不悔太像了,當年鐘不悔身死,自己受了刺激,饒是如此在巨大的悲痛中還要和歹人周旋,護著鐘家血脈,之后經年,自己一人拉扯石頭,受盡兩界城刁難,如今這些苦難、煎熬,還有對鐘家的愛恨,隨著鐘不怨的這番話,已然煙消云散,眼下鐘不怨臨終重托,自己哪能不依。

        鐘不怨見石頭娘點頭便道:“如此謝謝嫂嫂了。我死后,你們不用太費事,如今陰兵過境剛了,外頭一片狼藉,當務之急是守住墓地,不讓人獸入侵,至于喪事你們從簡,讓驚兒和石頭把我和大哥埋在一起,磕幾個頭便罷!

        之后,鐘不怨挨個將鐘家弟子喊在身前,又指點了一番眾人不動明王咒上面的武功,挨個將鐘家弟子身上的不足和缺點指出,又叮囑了如何改變,一番下來,鐘不怨一頭虛汗,后背已然浸濕了。

        公孫憶在一旁扶著鐘不怨,見鐘不怨雙瞳已然擴散,才知鐘不怨其實早已身死,只是意識在回光決的影響下尚存一息罷了,恐怕也撐不了太長時間,等鐘不怨一一交代完畢,公孫憶才開口問道:“鐘老前輩,有在下要做的嗎?”

        鐘不怨慢慢轉過頭來,對公孫憶說道:“公孫先生,三大家的后人里,還有一戰之力的,恐怕就是你一個了,如今鐘家風雨飄搖,老朽老糊涂了,在這禁地中待得久了,也不知道外頭光景,還妄想著偏安一隅,殊不知忘川禁地也不是世外桃園,如今鐘家有三件事,老朽實在放心不下,這三件事還請公孫先生施以援手!闭f完鐘不怨便要起身施禮。

        公孫憶見狀連忙起身,阻住鐘不怨,不讓其起身,嘴上說道:“鐘老前輩這樣說實在折煞晚輩了,老前輩有此一劫,晚輩已經十分愧疚,若是有晚輩能做的,盡管吩咐,也好讓我盡一份心,效一份力,不然晚輩這心里實在難受!

        鐘不怨又笑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閻王爺今天找老朽,老朽豈能不給面子,即便你不來,四剎門已經躍躍欲試,恐怕老朽也有別的劫數,如今這光景,已經算是好結果了。好了,不說這個,老朽大限將至,得趕緊把這三件事說予你聽!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 复式投注 一分赛车开奖号码查询官网 股票交易怎么操作 山西体彩11选五中奖规则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 930好彩十码三期必中一期 股票吧 贵州十一选五手机客户端下载 体彩金7乐基本走势图 贵州快3走势图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