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雪山神鋒傳

    第一百五十六章 青綠二氣

        龍雀使聞言笑道:“不錯,那破手骨確實對我有抑制作用,但也談不上怕他,只不過我也不會給你們機會,只要找到我的肉身,一切就結束了!

        不過話雖如此,龍雀使還是忌憚于天璣子的手骨,當年北斗封印大陣,天璣子占的正是祿存之位,北斗封印陣共七個陣位,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人分列其一,占“貪狼”,“巨門”,“祿存”,“文曲”,“廉貞”,“武曲”,“破軍”七位,結成北斗七星封印大陣,此陣狀如舀勺,天樞、天璇、天璣、天權四人將六道眾棺圍在其間,形成內陣;玉衡真人、開陽真人和搖光三人武功最高,所占星位則在外圍,此處也是封印陣法最為強力的地段,形成外陣。

        那天璣子作為內陣四星之一,其封印之力豈容小覷?即便如今早已作古,他的手骨對龍雀使的震懾力猶存。

        耳聽得公孫憶瞧出自己弱點,龍雀使也不好再拖延,本想著等鐘不怨狂化之后趁亂破陣,這個法子也難以奏效,畢竟以鐘不怨搏命的打法,拿著天璣子的手骨和自己還是有一戰之力。

        于是,龍雀使不再遲疑,電光石火之間暴起發難,瞬間飛身沖向鐘不怨,于半空之中陡然使出龍雀之翼,鐘不怨擔心呼嘯而來的旋風將六道棺槨吹散,于是身背四拳法相不退反進,張開四臂硬擋龍雀真氣,龍雀使飛身躍至鐘不怨頭頂,,從鐘不怨頭頂又刮出旋風,鐘不怨怒吼一聲,操起天璣子手骨一躍而起,看勢頭便是想硬接一招之后,將手骨插進龍雀使胸口。

        果然如公孫憶所料,龍雀使見到天璣子手骨之后,急急后退竟不敢往前再行一寸,鐘不怨瞅準機會,不等龍雀使落地,搶一步趕至落點,一記“忘川斷流拳”對空就沖,龍雀使微微一笑,足下生風,將龍雀旋風控在自己腳下,躲過法相拳風,鐘不怨雙拳未中,背后另外兩拳平平推出,拳心正握著天璣子手骨,龍雀使略有遲疑,這一招推進竟不帶絲毫真氣,這般打法極其少見,莫說是高手交戰,即便是尋常漢子廝打,也沒見過如此緩慢推出的雙拳。

        龍雀使懷疑有詐,反而不敢硬接,藉由旋風載著身子后退,果然龍雀使剛閃身后退,鐘不怨背后法相遞出手骨的那拳竟憑空消散,繼而從龍雀使側身冷不丁沖出。

        龍雀使連忙用腳踢開,哪會讓手骨近身:“小老頭可以嘛,有那么點萬象法相的意思了,不過我看你這般模樣,恐怕也撐不了片刻了!

        鐘不怨毫不理會,瞪著血紅的雙眼一步步逼向龍雀使,龍雀使越退離六道棺槨越遠,忽然龍雀使暗道:“不妙!”

        這幾番過招,龍雀使一心應對鐘不怨,尤其是對鐘不怨手里的天璣子手骨頗為忌憚,再加上之前已經一招將公孫憶擊倒,所以臨敵之時并未太在意公孫憶,此時突然反應過來,原本受傷倒地的公孫憶已經不見了,看樣子是想等待機會一招制敵。

        不等龍雀使多考慮,公孫憶從石柱之后掠地疾行,于近身之機持小神鋒猛然橫斬,龍雀使若不閃躲,雙腿便要被神鋒削斷,若是躍起躲避,則要面對從上面攻來的鐘不怨,眨眼間二人已形成合攻之勢,龍雀使大笑道:“看來還真有點小看你們了!”說完也是大喝一聲,瞬間蟬翼包裹全身,小神鋒和手骨齊至卻進不去蟬翼半分。

        龍雀使肩膀一抖,公孫憶和鐘不怨便被反震開來倒在六道棺槨前。

        “你們兩個這都是徒勞,就憑你們兩個是守不住的,還不如乖乖的讓我取回肉身,我答應你們,之后會給你們個痛快,省的打來打去徒增皮肉之苦!”龍雀使笑著接言道:“哎,其實若不是這小鬼身材短小,使起來有些別扭,我還真不太想換了,畢竟那混沌舍利好像有些適應這個身體了,我若是靈體合一,免不了要把這小鬼開膛破肚,臟了手也麻煩!

        公孫憶強站起身:“我們還沒死呢,可別在這說大話!

        鐘不怨啐了口血在地上,那口鮮血方一落地便嗤嗤冒煙,鐘不怨心知體內狂暴之血已經快要沸騰,若再耽擱,自己恐怕真的不行了。

        一念至此,鐘不怨抱必死之心,擦了擦嘴角血跡,又向龍雀使沖了過去:“熬桀,受死吧!”

        四拳齊出,氣勢極其磅礴,龍雀使微微變色,這股真氣的壓迫之力,竟讓自己仿佛感受到當年搖光的實力,只不過也就是一瞬間,鐘不怨只往前走了三步,就在可以打到龍雀使的位置,身后法相登時消散,鐘不怨也跌到在地,再也無法起身。

        龍雀使往后退了一步,望著趴在地上的鐘不怨,此時鐘不怨發須凌亂:“小老頭兒,你這又是何必呢?拼上這把老骨頭,不也無濟于事嘛。不過你這股子韌性還真讓我欽佩,你鐘家在這也待了不少年了,當年你失手放走百戰狂,為了贖罪你在此間清秀,到如今也夠了,為了表達我的尊敬,等你們死后,我就把你埋在這里,以了你生生世世守在此處的宏愿!闭f完又是一陣大笑。

        鐘不怨趴在地上不住喘氣,雙眼不再赤紅,卻顯得格外渾濁,張著嘴想說什么,卻發不出聲音,鐘不怨知道自己大限已至,雙眼齊睜的狂暴之態本身就不能持續太久,不然走火入魔在所難免,鐘不怨為了防止自己狂化,便在雙眼齊開之前給自己的五臟設了一道狂暴之氣,只等自己突破極限之后,這道狂暴之氣自動觸發,直接轟碎五臟,如此一來,即便自己發了狂無人能制止,也可以用這一招,保住鐘家后人。

        可到了最后,龍雀使還是毫發無傷,鐘不怨卻到了極限,四拳法相也是曇花一現,窮盡一生都在追求這層境界,以圖和孿生兄長齊肩,如今得償所愿卻也到了大限之時。

        公孫憶眉頭緊蹙,連忙行至鐘不怨身前,將鐘不怨扶起半坐,鐘不怨輕言道:“公孫憶,老朽怕是不成了...你若是擋不住他的話,就帶著驚兒他們逃了吧,自古...邪不壓正,當年...老朽放走了百戰狂,還是有大哥他們制住,如今放跑了這妖人,興許也有人能制住他,你...你可別學我,硬拼到最后...白白送了命!

        公孫憶心中一痛,同為三大家,這鐘不怨還是自己的父輩,如今臨終一刻,竟然自己想到了當年紅楓林外父親公孫烈臨走時的一幕幕:“鐘老先歇歇吧,你說的我記下了,若是攔不住,我自然不會硬拼!

        鐘不怨看了看公孫憶,便沒了動靜。

        公孫憶將鐘不怨輕輕放了下去,從鐘不怨手中接過天璣子的手骨,觸手處一陣清涼,先前心中煩悶、痛楚竟一掃而光,周身真氣和這手骨竟隱隱有了些呼應,公孫憶暗中試了試將真氣凝結在手骨之上,竟然也能和小神鋒一樣,慢慢聚集起無鋒劍氣。

        公孫憶有了主意,若是將這手骨同小神鋒那般使用,和龍雀使可以一戰,于是百年站起身來,望著龍雀使,那模樣本就是自己的愛徒裴書白,可所行之事竟如此令人膽寒,心底更是對龍雀使熬桀增加了厭惡。

        龍雀使笑道:“公孫憶,如今戲也唱完了,打也打過了,看樣子你也沒有什么別的法子了,之前我也講過,可能是你徒兒的意識抵抗,我對你如何也起不了殺心,你若是識相,就聽這小老頭的話,乖乖的離開此地,今后你躲著也罷,找幫手尋仇也罷,我都隨你,只不過你若是再在這里攔我,我就連你徒兒的意識一起,將你們殺干凈!痹秸f語氣越冰冷,一股真氣直撲公孫憶。

        公孫憶也笑道:“找幫手尋你的仇?這事兒我還真不打算去做,我想的就在這里把你了結了,這忘川禁地的禍是我闖出來的,理應由我去了結!

        龍雀使道:“事到如今你還有什么招嗎?我現在就要去找我肉身,看你如何攔我!”

        說完龍雀使便往前踏了一步,公孫憶二話不說,對著龍雀使身前就是一招聚鋒式,與此前聚鋒式不同,這一道無鋒劍氣斬出,真氣呼嘯而出,尖銳之聲瞬間響徹地宮之中。

        龍雀使只覺面前一股寒意,未等聚鋒式劈下,連忙往后退了一步,饒是如此,體內真氣還是被這一斬吸取不少。

        龍雀使點了點頭:“天璣子的賤骨頭果然還是有點門道,公孫憶,你這擺明了是找死,既然如此,我便如你所愿!

        說完便從懷中拿出蟒牙,將龍雀之氣凝結其上,道道風旋便在蟒牙之上蔓延開來,不一會兒一把風劍便握在龍雀使手中:“滅輪回的混沌舍利,有復刻之能,再加上我攝了你徒兒的神識,知道你公孫家的把戲,眼下我便用你的武功和你一戰,也算是對你的仁慈!”

        說完便將手臂舉起,一道綠色無鋒劍氣劈出,公孫憶左手持天璣子的手骨,右手握住小神鋒,雙手交叉一招橫掃千軍,一白一青兩道真氣沖出,半空之中三道真氣撞在一起,轟鳴聲振聾發聵。

        龍雀使道:“你公孫家的武功大開大合這般暢快!大巧不工,就這幾招卻招招精妙,難怪你公孫家也排在三大家之中!

        公孫憶全力應對,哪會理會龍雀使,立即將手骨拋起,便是懸鋒式了。

        只見天璣子的手骨在半空中滴溜溜飛速旋轉,公孫憶五指連彈,道道真氣折射而下,龍雀使微微變色,這猶如落雨一般的真氣雖然傷不了自己,但每一記真氣可都有抑制自己的功效,不過龍雀使當真身經百戰,即便此刻也能穩住心神,將手中蟒牙也拋向半空,憑借自己對真氣極度精準的拿捏,也在半空中使出了懸鋒式,綠青二色在半空焦灼,好似這地宮中下起了雙色暴雨。

        一番比試之后,雙方收回兵刃。公孫憶心道:“若是龍雀使用他自己的功夫,僅憑他對付獸潮的那幾招,將自己瞬間殺死易如反掌,可偏偏他用公孫家的功夫和我對戰,這樣一來也算是給了機會!

        公孫憶哪會讓這機會溜走,所以在用天璣子的手骨使出懸鋒式之時,已然在小神鋒之上慢慢提煉真氣,想使出神鋒四式中自己極少使出的烈鋒式,所以待懸鋒式使完,烈鋒式應勢而出,公孫憶用小神鋒一口氣斬出數十道氣刃,道道比聚鋒式那一斬還要猛烈。

        龍雀使微微一笑:“好漂亮的氣刃,你就不怕我不抵抗,任由你講你徒兒的身體斬成肉泥?”

        公孫憶絲毫不理,并不是他不在乎裴書白,而是吃準了龍雀使非擋不可,若是裴書白肉身毀了,即便龍雀使神識還在,也進不了自己的身體,再加上這地宮中北斗封印大陣的封印之力,龍雀使的神識就算是一息尚存,也無法再興風浪。

        果然,在氣刃即將斬中之時,龍雀使旋即出手,蟒牙急揮,也是數十道綠色氣刃揮出,將烈鋒式悉數化解,真氣激蕩利器凡兵高下立判,待真氣消散之時,龍雀使手中蟒牙受不了如此磅礴的真氣激蕩,化成了齏粉。

        公孫憶暗暗心驚,自己方才是在使出懸鋒式時,悄悄在小神鋒上面凝結提煉真氣,使出的無鋒劍氣氣刃威力巨大,而龍雀使是在最后一刻才臨時使出,卻也能使出這般威力的氣刃,實在是恐怖。

        “好!看來這就是你最強的招式了,真氣氣刃連斬,暢快!暢快!還有什么招,快點使出來吧!”龍雀使雙眼閃著光,那模樣竟像是和公孫憶在玩鬧一般。

        哪知公孫憶突然對著龍雀使手指一勾,原本帶著笑意的龍雀使忽然笑容凝結,耳后一股巨力襲來,龍雀使大叫:“不妙!”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股票技术分析有用吗 体彩排列31000期历史走势图 平码固定规律 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福彩欢乐生肖规则 排列五近200期图 横店东磁股票行情走 贵州快三今日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