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雪山神鋒傳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三個問題

        公孫憶聽完龍雀使的話便恍然大悟,原來龍雀使三番兩次不殺自己,如果說有不討厭的因素,恐怕也僅僅占了一小部分,讓龍雀使起親近之感的,原來是裴書白,雖然眼下龍雀使攝魂奪舍,裴書白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但意識畢竟還是有的,所以也在無形中影響了龍雀使熬桀,讓熬桀對公孫憶起不了殺心,其實龍雀使早就知道這一點,但他并沒有法子去改變,若不是裴書白體內的混沌舍利,龍雀使的神識這會兒還在地宮,也不知道還要困多少年。

        所以龍雀使并沒有太多選擇,奪了裴書白的身體,也就多多少少受到裴書白意識的干擾,尤其是見到公孫憶之后,心中哪種親近之感根本揮之不去。

        公孫憶笑道:“龍雀使,你用我徒兒身子,當然不好對我下手。言歸正傳,這第三場比試是你贏了,愿賭服輸,我好好回答你三個問題!惫珜O憶不知地宮中鐘家弟子準備的如何,所以也就盡自己最大的可能,將龍雀使拖住。

        龍雀使笑了笑,剛要開口,又硬生生的將“此話當真?”忍住沒說,而是轉言道:“你來說說,我們六道沉寂百年之后,如今的武林是個什么格局?”

        公孫憶一聽這個問題,登時就樂了,這要是說起來,怕是一天一夜都說不完,本身公孫憶口才精妙,由他說出來,更是津津有味:

        “數十年之前,武林中大小幫派幾十個,其中尤以一閣二門三大家為首,其中雪仙閣更是弟子眾多,雪仙閣閣主陸凌雪,武功登峰造極,為人又心慈仁善,所以雪仙閣弟子不僅個個武藝精湛,為人處世也是正義為先,武林中將雪仙閣譽為江湖第一大派,再往后藏歌門、四剎門并稱二門,那藏歌門弟子不多,但每一個都是絕頂高手,門主吳音找練就大音希聲訣,所謂大音希聲大道無形,音律武功雙絕于世,四剎門是后起門派,生、老、病、死四人并稱四剎,這四剎門的來歷,也正是由這四人的名號而來,再往后三大家便是武林中三個頂尖高手的家族,我徒兒乃是裴家的后人,他的祖父裴無極,人送綽號“鳳舞游龍”,一柄游龍劍劍術高超,和其妻子莫向婉,伉儷攜手闖蕩江湖,也是揚名立萬,方才和你比試第一場的鐘不怨前輩,他的孿生兄長鐘不悔,一手將鐘家光耀于世,忘川鐘家也在三大家中占有一席,剩下的便是在下,先父公孫烈,也是其中之一。其中除了四剎門生老病死四個人以外,其他五人又被世人冠稱五大高手!

        龍雀使聽完不住狂笑:“公孫憶啊公孫憶,這一百年就出這么些貨色嗎?還五大高手,之前你說龍源使百戰狂一人劍挑整個武林,你說的這些人,不也被百戰狂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嗎?”

        這些本就是武林中的舊事,說與不說已成為歷史,所以既然龍雀使這么感興趣,公孫憶索性往地上一坐,又慢慢講起這些舊事:“你說的不錯,當年的神秘少年一人劍挑整個武林,眼下我是知道了神秘少年的身份來歷,看樣子是少年人模樣,其實是已經活了近一百歲的百戰狂,可江湖上對于神秘少年的身份,至今還是個謎,在眾人眼中,當年這個不可一世的少年,不分青紅皂白屠戮各大門派,連藏歌門也慘遭其毒手,藏歌門門主吳音找力戰而亡,藏歌門也就此一蹶不振,至今藏歌門的弟子更是少見,恐怕絕跡于江湖都未可知!

        龍雀使嗤之以鼻:“區區一個百戰狂,就把你們這些后生打的體無完膚,我承認,百戰狂劍法絕對是最厲害的,但是劍法厲害又能怎么樣?三使中武功最差的就是他了,不過還是讓我沒想到,一個百戰狂就能掀起這么大的波瀾,照這么說,我更要去耍一耍了。那現如今你那什么閣啊門啊的,近況如何?”問完龍雀使又補了一句:“這個也是第一個問題里頭的,不能算第二個問題!

        公孫憶點了點頭,開口言道:“如今武林正道式微,雪仙閣自陸凌雪閣主隱世之后,由閣中護法顧念代管門派,顧念相較于陸凌雪,武功不在一個檔次上,所以雪仙閣三脈分崩離析,已經大不如前,藏歌門被龍源使百戰狂一人打敗,后人幾乎絕跡;三大家則更是沒落,我公孫家自家父戰死,如今只剩下我和女兒兩個人,鐘家自鐘不悔死后,也就沒什么人了,若不是鐘不怨前輩在忘川禁地留了一脈,鐘家也就沒了,至于裴家則更慘,一夜之間遭四剎門毒手,除了我這徒弟,剩下的死了個干干凈凈!

        公孫憶說到此處故意停住,細細觀察者龍雀使的表情,果然如公孫憶所料,說到裴家滅門之時,龍雀使右臉竟不自覺的抽動起來,明顯有異狀,想來便是裴書白也聽到了這段話,心里起了波瀾。

        龍雀使也好似察覺到自己有異,甩了甩頭催促道:“干嘛停住,接著說!

        “如今只剩下四剎門一家獨大,當年那些武林中稍有名望的,離世的離世,失蹤的失蹤,到如今能和四剎門相提并論的幾乎沒有!

        “四剎門,聽這名字,恐怕不是什么善類,不過既然能把你們自詡為正道的人,壓得抬不起來頭,看來和當年的我們也有異曲同工之妙。有機可得好好會一會他們,生亦何歡、死亦何苦,這幾個人說不定有些智慧,既然四剎門一家獨大,為何龍源使沒去找他們的麻煩?”

        公孫憶沒有回答,他也不知道答案,而是反問道:“這算是第二個問題嗎?”

        龍雀使笑了一聲:“你道不吃虧,那既然如此,我便換個問題吧,當年百戰狂活了之后,在各大門派內生事,我想八成是為了尋我六道法器,你徒弟體內的混沌舍利是一個,另外還有兩樣,也不知百戰狂那個蠢貨有沒有找的到,這第二個問題,你便跟我說一說百戰狂的事!

        其實公孫憶已經料到龍雀使會問百戰狂,而且最后一個問題還是會著落在極樂圖之上,所以在密林中時,公孫憶就想好的說辭,說起來百戰狂劍挑各大門派,其目的到底是什么,迄今為止江湖上說法不一,于是公孫憶便把自己心里所認為的說了出來:

        “也不知什么時候起,武林中出現一位黑衣少年,此人一柄長劍,一夜之間劍挑蓮湖十八島,蓮湖十八島并不是什么武林名家,但勝在人多心齊,十八島上十八名島主非常團結,一人出事,其余眾人都是助力齊上,但一夜之間被這黑衣少年悉數殺盡,蓮湖十八島算是除了字號,之后黑衣少年一舉成名,但蓮湖十八島口碑不好,風評不佳,所以被人一夜殺凈,并沒引起大派注意,直到黑衣少年去了藏歌門,將當時如日中天的藏歌門門主吳音找擊敗,一時間名聲大噪,不久之后,武林之中談其色變,陸凌雪召集其余高手會盟,聯手去尋黑衣少年,最終四人聯手將其擊敗。至于他是不是去各派尋寶,那是我還年幼,并不知情,不過百戰狂留下的極樂圖,倒是引出后面更大的風波!

        龍雀使黯然道:“百戰狂武功不低,劍法超群,但終究還是寡不敵眾,要說還是太軸,腦袋不靈光,恨只恨當年出來的不是我,以百戰狂的心智,還是欠缺了些,不過我還真沒想到,以他的武功竟然能在這世道做到無人敵,你們這一代,還真是無用,要我說現在所謂的四剎門,也是徒有虛名吧了!

        公孫憶笑了笑不置可否,在龍雀使眼中,現如今的高手,恐怕龍雀使都不會放在眼里:“龍雀使說的是,您武功登峰造極,如今能和你相提并論的,恐怕真就沒有第二個了!

        龍雀使擺了擺手:“你說這些話也沒有用,百戰狂的事,你說的太簡單,這樣吧,我說一些他的事,看看能不能給你點啟發,百戰狂作為六道三使之一,執賞罰之責,但凡有弟子壞規矩,便由他來處罰,他性格木訥寡言少語,絲毫不講情面,所以滅輪回給他賞罰使坐,是非常合適的,我們六道有四件寶貝,除了混沌舍利以外,還有三樣寶貝,當年這三樣分別交予三使保管,我手上的叫做雀喙,是一柄短匕,百戰狂手上的,是一個名為引魂的燈盞,蘇紅木手上是一面銅鏡,叫做幻視,這三樣寶貝都是還陽借壽大法催動時必不可少的法器,當年七星子追殺我等,萬般無奈之下,只得將這幾樣寶貝分別藏了,所以百戰狂當年尋遍各大門派,應該就是去尋這些寶貝的。你有沒有聽過這些寶貝的消息?”

        公孫憶知道龍雀使不會隨隨便便說些事物來誆騙自己,再者說當年以百戰狂的武功造詣,根本沒必要去各大門派尋找他們的武功秘籍,一直以來百戰狂的目的都是未解之謎,如今龍雀使一番話,倒是把這一切解釋通了,百戰狂作為三使之一,尋六道法器實在太正常不過,可自己從未聽過武林中有任何關于燈盞、銅鏡的線索,短匕倒是不少,血眼骷髏刀、自己手上的小神鋒都是類似之物。

        公孫憶想了想便如實說道:“不瞞著說,燈盞、銅鏡這些尋常事物,倒是見過不少,但能像驚蟬珠那樣神乎其神,被眾人津津樂道的,還真就沒有,要不然就是被百戰狂已經找到,藏在某個地方也未可知!惫珜O憶有意無意往極樂圖上引,他心里知道,與其說自己輸給龍雀使,要回答三個問題,不如講是信息互換,畢竟龍雀使談話欲十分強烈,又不太把自己放在眼里,認為跟自己說這些秘密也無妨,所以雖然是自己處在下風回答,但也從龍雀使熬桀口中,知道不少當年的事,這些事有的至今還在影響著武林動向。

        果然,龍雀使這第三個問題,就是問起了百戰狂留下的極樂圖:“你說百戰狂死的時候,陸什么玩意的他們幾個,在百戰狂那里找到了一張圖?這張圖的事,你跟我說一說!

        公孫憶當然不會吃虧,在說之前先問道:“在下自然會講,只不過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也有很多地方想不通,免不了說的不合邏輯,希望龍雀使在我說完之后,也能幫我順一順,這樣我答起來便會流暢不少!

        龍雀使點點頭,他當然不希望自己聽了一個殘缺的故事:“你說便是,有吃不準的就問,若是我知道,我告訴你便是。百戰狂的所作所為并不難猜,他本就不是一個多有城府的人,你們稱作極樂圖的事物,應該是我們六道一種圖記之法,是六道中人互通的一種獨特記錄,只是有一點麻煩,滅輪回為了防止制衡我們三使,交給我們的圖記之法各不相同,不過這是后話,你先說你的!

        公孫憶心中竊喜,若是能從龍雀使這里獲得極樂圖更多的線索,也不是壞事,眼下龍雀使占著裴書白的身體,最壞的結果就是龍雀使回到地宮找到自己的肉身,復活之后將忘川禁地的人悉數殺凈被龍雀使悉數殺光,倘若真是如此,也是老天無眼,最好的結果便是裴書白將龍雀使的神識趕出體外,再此封印在地宮之中,這樣一來自己和龍雀使說的這些事,根本就不會傳出去,反而龍雀使說的話,對自己大有用處,除此之外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裴書白奪回身體,但龍雀使的神識也沒趕出去,二人共用一尊肉身,若是如此,現在把極樂圖的事告訴他一半,對他來說也是個牽制。

        打定主意之后,公孫憶便將想好的詞慢慢說了出來,其中真假參半,讓龍雀使根本辨不出真假。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 加拿大28稳定计划qq群 吉利期货配资网站 吉林省11选5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计划免费 二锅头股票代码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 牛彩网福彩3d图谜九 华东15选5最新开奖 全天飞艇pk10在线计划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