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雪山神鋒傳

    第一百二十六章 仇人之后

    鐘不怨變了表情,一臉怒氣地問向顧寧,顧寧不知道自己哪里說錯了,鐘不怨好似發覺自己的表情有些猙獰,當即壓住心中怒意,問道:“我問你,方才你說赤云道人救了公孫憶的徒弟,是不是?”

        顧寧看了看鐘不怨,又看了看公孫憶,此時公孫憶也眉頭緊蹙,其實在公孫憶心中,已經知道鐘不怨為何如此動怒,自打公孫憶一眾被鐘不怨救下之后,雙方交談之時,公孫憶都刻意避免說出裴書白的名字,畢竟裴家和鐘家有說不清理不明的恩怨,在沒蓋棺定論之前,還是盡量隱瞞裴書白的身世,所以公孫憶一直說的都是我徒兒如何如何,從未提過裴書白的名字。

        可顧寧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在說赤云道人救裴書白時,無意中提到了裴書白的名字,當時公孫憶心中便一咯噔,生怕鐘不怨聽出來,好在鐘不怨被裴書白體內的龐雜真氣吸引,并沒有在意顧寧提到裴書白的名字,公孫憶趕緊在一旁接話,再次分開鐘不怨的注意力,本以為鐘不怨已經將顧寧的話拋在腦后,畢竟鐘不怨已經交代顧寧和石頭娘倆在此間等候,只帶公孫憶和裴書白前去尋血眼骷髏,但萬萬沒想到,都準備往墓道里走了,還是被鐘不怨反應過來。

        顧寧見公孫憶也是眉頭緊鎖,便反應過來自己說錯了話,下意識往后退了一步。

        鐘不怨接著問道:“你剛才說那少年叫什么?”

        公孫憶見鐘不怨怒火攻心,心中知道裴書白的身世再也瞞不住,畢竟瞞的了一時也瞞不了一世,早點讓鐘不怨知曉,總好過之后被鐘不怨瞧出,到時候鐘不怨一定會怪罪自己隱瞞事實,索性就實話實說,也好讓顧寧不那么害怕。

        于是公孫憶朗聲道:“鐘老前輩,您莫要嚇壞了寧兒姑娘,晚輩跟你說實話!

        鐘不怨聽公孫憶開口,立馬將頭轉向公孫憶,此時的鐘不怨氣質大變,周身真氣已然外放,一股壓迫之勢陡然來襲,公孫憶心道不妙,這鐘不怨的不動明王咒顯然不能匹敵,若是交手,不僅救不了裴書白,說不定盛怒之下的鐘不怨,連自己和顧寧都難幸免,于是公孫憶只得硬著頭皮說道:“鐘老前輩稍安勿躁,容晚輩細細道來!

        鐘不怨體內狂暴之血已經發作,此時的發作早就不是當年在墓地地宮那般光景,眼下鐘不怨體內的狂暴之血,不僅不會讓鐘不怨失去神識,反而對自身武功大有益處,鐘不怨怒道:“我只問你,你那徒弟和裴無極那老賊有何關聯?”

        公孫憶道:“不瞞前輩,我徒兒裴書白,正是裴無極的親孫子!

        鐘不怨連說三聲好,一個閃身便近到公孫憶近前:“公孫憶,我鐘家與你公孫家還有些情面,我大哥和你父親公孫烈也是朋友,今日你把裴家那個兔崽子交給我,我便不為難你,該如何待你還是如何待你,若是你強行阻攔,那就對不住了,即便今后落個欺負小輩的罵名,也要替我大哥報仇雪恨!”

        公孫憶只覺面前真氣如此宏達,也有些詫異鐘不怨周身散發出的真氣,還真就和赤云道人有些相似,不過這個念頭也就一閃而過,公孫憶無暇去顧及此事,眼見鐘不怨已經處于狂怒邊緣,若是一句話說錯,可能鐘不怨就要出手傷人。

        于是公孫憶抱著裴書白向后退了一步,腦中飛轉自己該如何解釋,能讓鐘不怨立馬止步,也給自己之后細細解釋留下余地,思索之后,公孫憶便道:“鐘老前輩,我徒兒裴書白,是鐘山破一手帶大的,帶裴書白來忘川禁地,也是鐘山破的意思!

        果然,提到鐘山破,鐘不怨便止住了腳步:“此話當真?少破侄兒豈能不知他是殺父仇人的后代?他怎么會做此安排?你若是騙我,定叫你知道我鐘家的實力!”

        公孫憶連忙道:“我徒兒名叫裴書白,的的確確是裴無極的獨孫,他能成為我的徒弟,說起來也是一段機緣,這一點容晚輩之后再細細稟明,只撿重要的與您說明白,我這徒兒是現如今唯一在世的裴家人,鳳舞游龍裴無極和莫向婉夫婦,已經命喪四剎門生死二剎之手,此外裴家上下包括裴書白父母親朋,丫鬟奴婢全都死于非命,我徒兒是被一個扎紙的匠人用紙扎救出來的!

        鐘不怨冷言道:“你說這些作甚?他裴家死絕那是老天爺開了眼,只是可惜不是我鐘家人動了手,倒便宜了四剎門那幫敗類,可這與我山破侄兒有何關聯?”

        公孫憶回道:“據我所知,裴家滅門那天,鐘山破就在當場,而且裴家歸隱已久,不在武林中露面,若不是有人和四剎門里應外合,四剎門斷然不會知曉裴家所在,所以與四剎門配合滅裴家滿門的人,正是鐘家的鐘山破!

        鐘不怨聞言當即大笑不已:“好!山破侄兒做的好!不虧是我鐘家的少主,按照你這么說,我鐘家的大仇也算是報了!好的很!”說到此處,鐘不怨竟有些悲傷,心中不禁想起大哥的音容,自鐘不悔和鐘不怨的母親離世,鐘不悔便成了鐘不怨的依靠,即便二人是孿生兄弟,鐘不悔也僅僅是比鐘不怨大這么一小會兒,但在忘川禁地中,都是鐘不悔在照顧鐘不怨,所以在鐘不怨心中,鐘不悔的重要程度可想而知,如今聽公孫憶說鐘山破滅了裴家,鐘不怨心中哪能不高興?

        鐘不怨哭中帶笑,好一會兒之后,鐘不怨變了神色:“公孫憶,你莫要騙我!誰人不知四剎門是個十惡不赦的邪派,生老病死為首的四剎門,所行之事雖不比六道那般喪盡天良,但也不遑多讓!我那山破侄兒,怎么會與這些人為伍!”

        公孫憶知道鐘不怨會這么問,已經準備好了說辭:“鐘老前輩,這也正是山破兄弟救裴書白的關鍵所在,那軋紙的匠人將裴書白帶出來之后,遇到了四剎門的幾名弟子,那軋紙的匠人本就是村中的老實漢子,手里哪有半點功夫,雪地里帶著一個少年,怎會是四剎門弟子的對手,可就在裴書白被四剎門弟子掠去之時,鐘山破神兵天降,將裴書白奪了回來,之后軋紙匠人便一路帶著裴書白逃命,最終被赤云道人所救。所以,沒有軋紙匠人和鐘山破,我那徒兒可能早就沒命了!

        鐘不怨道:“為何滅裴家滿門之后,又要救回這個小鬼,難道不知斬草除根嗎?”

        公孫憶點點頭:“晚輩也想不通這一點,所以之后便和我徒兒細細聊過此事,他說鐘山破是看著他長大的,除了至親之人,當時的裴書白,可是將鐘山破視為極親近之人,山破兄弟早就改名換姓潛入裴家,以張弛的名字在裴家當護院,可以說自打裴書白降生,山破兄弟便一直在裴家,為什么要協助四剎門滅了裴家,我想一來是以山破兄弟的武學功力,恐怕不是裴無極的對手,畢竟裴無極當年也是五大高手之一,況且莫向婉也在,若是鐘山破貿然出手,不僅報不了仇,恐怕自己也要搭進去,這也是我所猜測的,山破兄弟和四剎門聯手的原因,而裴家滅門以后,又反過頭來去救裴書白,按照我徒弟自己說,山破兄弟一定是舍不得裴書白死,才在最后關頭改變了念頭,在四剎門眼皮子底下,將裴書白救了下來,不過也正是因為此時,山破兄弟才落在了四剎門的手中!

        鐘山破聽完心中十分難過,原來他的侄子鐘山破,為了報鐘家的血仇,竟然隱姓埋名潛入仇人家里甘心當個下人,自己作為鐘不悔的孿生兄弟,竟然對大哥的橫死不管不顧,越想越難過,不過也正因為悲傷情愫泛起,反倒是弱化了不少狂暴之血。

        公孫憶接言道:“為何山破兄弟要在最后關頭和四剎門撕破臉,四剎門病公子將他囚禁至今,這兩件事可能只有山破兄弟自己才知道,但十有八九和極樂圖殘片有關,晚輩想說,裴家和鐘家的恩怨,我沒資格定論,但裴家如今已經滅門,僅剩下我徒兒這一棵獨苗苗,幾經波折如今已在垂死邊緣,晚輩貌似潛入四剎門十方獄,就是為了見山破兄弟一面,想問他血眼骷髏刀的下落,所以我等才會貿然闖入忘川禁地!

        鐘不怨想了一會兒,其實他心中也知道,裴無極來忘川殺鐘不悔,實在是沒有道理,此前鐘不悔也在忘川禁地中,跟鐘不怨提起過五大高手,尤其在說到裴無極之時,鐘不悔更是對裴無極的為人大為贊賞,也告訴鐘不怨,自己和裴無極是至交,極樂圖被公孫烈一分為四之后,公孫家、裴家、雪仙閣和鐘家各持一片,之后裴無極和鐘不悔二人也碰面研究過極樂圖殘片,要說裴無極入忘川強行奪取鐘不悔的圖,外人不明就里,但在鐘不怨心中卻根本不會相信,裴無極實在沒有必要來奪圖,其實二人無論哪一個有破圖之法,只消跟對方說一下,無論是裴無極還是鐘不悔,那都會是眼都不眨的將殘片給了對方。

        所以裴無極殺鐘不悔,疑點實在太多,只不過鐘不怨一生的經歷都放在鎮守忘川禁地中六道眾人的棺木,實在無暇去細細探查大哥的死因,可鐘不悔死的實在是突然,也沒給自己留只言片語供自己追查,在鐘不悔死后,鐘山破便悄悄來到忘川禁地見了鐘不怨,也表明自己要隱姓埋名尋裴家報仇,這一去便再無音訊,雖然鐘不怨心中對裴家極為憤恨,但終歸沒踏出忘川禁地,如今聽到公孫憶說鐘山破得報大仇,心里的仇恨已經消了不少。

        鐘不怨閉上眼睛:“公孫憶,你說的都是真的嗎?我老頭子大半輩子沒出這忘川禁地,外頭的世界變成什么樣,我不是很清楚,可憐我那山破侄兒,一個人背負著血海深仇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罷了罷了不說了,我大哥的事莫要再提了,既然你徒弟的性命,山破侄兒要救,我這個做叔叔的,也不能違背了他的意思,好說山破也是鐘家的少主,你且跟著我吧!

        公孫憶見鐘不怨改變了主意,這才稍稍放下心來,便對鐘不怨千恩萬謝:“感謝前輩救命之恩,等書白醒了,再好生謝謝前輩,至于山破兄弟那邊,我徒兒體內有驚蟬珠,待他康復之后,我們便去四剎門救鐘山破出來!

        鐘不怨搖了搖頭:“以山破侄兒的武功,從十方獄出來其實不難,他之所以會在那里待著,想必是有非做不可的事情,救不救他也不勞公孫家的人出手!闭f到此處,鐘不怨停下腳步,扭過頭來看了眼公孫憶,接言道:“公孫憶,你千萬別覺得我老頭子說話不講情面,山破侄兒的性格我知道,比起我大哥來,心思更為縝密,他這樣做一定有他的想法,我們若是貿然去救,說不定還壞了他的事!。

        公孫憶聽完不再說話,默默思考著鐘不怨這番話的意思,雖然有幾分道理,但畢竟四剎門的實力公孫憶是清楚的,所以鐘山破到底是故意留在四剎門,還是根本逃不出去,根本無法定論,可不管是哪一種,鐘山破在四剎門中,一時半會兒是不會遇到危險的,想到此處公孫憶便放心不少,眼下鐘不怨答應了救裴書白,還是以救活裴書白為當務之急,畢竟外頭還有兩界城的事沒有了解,再加上鐘不怨說的六道之事,公孫憶已經覺得喘不過氣來,不免有些失神,這世上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呢?

        鐘不怨當先一人走在前面,也不去管身后的公孫憶,鐘不怨邊走邊道:“能救你徒弟的,確實是那血眼骷髏,但是整個忘川,那血眼骷髏只有一枚!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 熊猫棋牌手机版app下载 街机千炮捕鱼赢话费 美股数字货币股票行情 熊猫四川麻将有挂吗 中国教育资源分配现 体彩环岛赛开奖查询 20选8开奖结果云南 最新单机捕鱼免费下载 体育彩票36选7 炒股哪个平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