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雪山神鋒傳

    第一百二十五章 救人之前

    鐘不怨說完這些秘密,直叫眾人聽得吃驚不已,原來當年武林中不可一世,連挑各大門派,在武林中掀起血雨腥風的神秘少年,竟是鐘家人親手放出來的禍患,而且神秘少年死后,留下的極樂圖又是何物。至今都沒有結論,分成四片的極樂圖,更是引得武林中禍患不斷,當年聯手殺死神秘少年的五大高手,都因為極樂圖而不得善終。

        公孫憶聽完連忙問道:“鐘老前輩,在下公孫憶,先父公孫烈也是因為極樂圖殘片,引得四剎門四剎聯手轟殺,我也差點因為這張殘圖,被四剎滅掉,可沒想到在這極樂圖背后,還有這么大的秘密!

        鐘不怨笑了一下:“武林中你們不知道的事還多著呢,別看我老了,而且這一輩子都在忘川禁地中守著這個地宮,但不悔大哥每個月的月圓之夜,都會秘密地來到這里,和我說一些家事江湖事,所以我一看你手上的金重二字,便知道是我那山破侄兒留下的!

        公孫憶接言道:“鐘老前輩是隱世的高人,還望前輩施以援手,救一救我徒兒的性命!

        鐘不怨點了點頭,慢慢地走到裴書白身前,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瞧了一番,見裴書白的癥狀當即問道:“公孫憶,你這徒兒到底害了什么?為何看起了如此像中了狂暴血毒,但仔細一瞧又有不同,你好好跟我說一說!

        公孫憶聽鐘不怨愿意救裴書白的命,當即感謝不已,連忙說道:“鐘老前輩,我徒兒將雪仙閣閣主陸凌雪的至寶驚蟬珠吞入腹中,那驚蟬珠本就有蘊藏真氣的效力,蘊藏之后再數倍以外放,此前在五仙教外的斑斕谷,我徒兒遭萬毒噬身,激發了驚蟬珠的蘊藏之力,當時并未外放,所以這些蘊藏的功力反倒助我徒兒打敗了五仙教藥尊長老,之后在雪仙閣,我們碰到了四剎門四剎之一的死亦苦,苦斗之下我徒兒險些將死亦苦打敗,可就在那時,驚蟬珠的反震之力激發,自那時起,他便昏迷不醒,各種真氣在體內激蕩,才有了這般模樣!

        鐘不怨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我說怎么這么想狂暴之血呢,我們鐘家練的不動明王咒,極為剛猛,藉由狂暴之血更是威力無比,但所練真氣也是精純雄渾,不似你徒兒這般雜亂,我且問你他體內到底有幾種真氣混雜?”

        公孫憶為求只好裴書白,哪敢隱瞞當即回答道:“據我所知,我徒兒體內有五仙教斑斕谷中的各種毒物啃噬注入的毒素,有五仙教藥尊長老的五毒真氣,也有我公孫家的無鋒劍氣,還有雪仙閣寒冰一脈的真氣,四剎門死亦苦的渾天指,這些真氣在我徒兒身上摻雜,實在是兇險!

        鐘不怨聽完微微一笑:“你這師父也太馬虎,一個少年人,竟然讓他斗這么多武林名宿,你是想讓他死嗎?”

        公孫憶有些慚愧,無論是五仙教斗藥尊長老,還是在倒瓶山山頂連戰章寒落、死亦苦,裴書白之所以會出手,都是因為自己遇險,裴書白為救自己才被這么多人在體內留了真氣,想到這里公孫憶便道:“鐘老前輩,是在下不才,讓我徒弟遇了險,還望老前輩施以援手,救他一救!

        鐘不怨道:“你若是公孫家的后人,武功自然不低,連你都遇險,恐怕對手也不簡單,那死亦苦我雖沒見過,但我見過四剎門的另一剎病公子,此前他便來過我們忘川禁地,所以方才驚兒對你們如此敵意,也是因為將你們視作四剎門的人了,還望各位勿怪!

        公孫憶笑道:“這個自然,莫說是你,現如今武林中誰看到四剎門不都是恨不得上去搏命!

        鐘不怨知道公孫憶并不計較此前己方的敵對,誤會解除鐘不怨也就不再多說,又問起裴書白的病情:“我見你真氣磅礴,為何不嘗試引導你那徒弟體內的真氣,由你作導,泄去他體內如此雜亂的真氣便是,連這個都不知道嗎?”

        鐘不怨說完便準備去碰裴書白的手,畢竟自己在忘川禁地修煉多年,自己身上的不動明王咒,不比鐘不悔弱,反而因為在忘川禁地,比鐘不悔時間充裕,在某些方面甚至要高過鐘不悔,若是鐘不怨也出忘川禁地,恐怕當年就不是五大高手而是六大高手了,所以此時的鐘不怨便想用自己的狂暴之血,來壓制住裴書白體內的龐雜真氣,繼而慢慢將之導出,不料剛一著手,便發覺裴書白體內的真氣洶涌而至,起初鐘不怨還將狂暴之血悉數運至手邊,以抵御裴書白傳過來的真氣,可沒堅持一會兒,便立馬收了手,臉上盡是一副驚恐之色。

        公孫憶苦笑一聲,立馬向鐘不怨解釋起來:“鐘老前輩不瞞您說,此前我們也嘗試過這種方法,可當時那驚蟬珠只是握在我徒兒手中,那珠子蘊藏的也僅僅是我公孫家的無鋒劍氣,所以導氣之時,還能勉強受得住,但此時我徒兒體內的真氣,遠不是當時可比,可以說普天之下能憑一己之力便將他體內真氣導出的,已經沒人了!

        鐘不怨眉頭緊蹙,搖了搖頭道:“我詫異的不是這個,你說的不錯,導氣一法不可行,這個我方才試過便知,可是我詫異的卻是他體內的真氣,我問你方才我明顯察覺到幾種真氣,一種混雜郁結的明顯劇毒,想來便是五仙教的真氣,那凌冽至潔寒若冰霜的,應該是雪仙閣的真氣,這兩種很好辨別,還有一種磅礴浩蕩之氣,你可知是什么?”

        公孫憶愣了一下,不知鐘不怨為何如此發文,便道:“鐘老前輩問的可是這種?”說完便使出一招無鋒劍氣,那無鋒劍氣嗖的一聲擊中墓室石壁,公孫憶只是出招給鐘不怨去看,所以并未使力,無鋒劍氣彈到石壁便消散開來。

        “這種真氣察覺到了,這是這少年的丹田氣,既然是你徒弟,體內自然是這種真氣居多,若不是這些真氣和其他幾種在體內抗衡,說不定早就死了,”鐘不怨說到這里搖了搖頭:“不是這種,這種真氣在他體內不多,只有一點點,但威力也不容小覷!

        公孫憶也皺了眉頭:“是不是四剎門死亦苦的渾天指力?此前我徒兒中了死亦苦的渾天指!

        “也不是,他體內有種陰鷙之氣應該是你說的死亦苦留下的渾天指,也在他體內激蕩,但也不是我說的這種!

        公孫憶被鐘不怨說的有些摸不著頭緒,作勢便要扣住裴書白脈門,想要感受一下鐘不怨說的那種真氣,不料剛準備下手,便被鐘不怨止住:“不可,以你的功力,眼下扣住他的脈門,便會被吸住,到時候你倆都會斃命!

        正茫然見,一旁的顧寧小聲說道:“公孫先生,此前您說過赤云道長曾救過裴書白,當時就在赤云觀外,裴書白被驚蟬珠吸附,赤云道長用不動如山泄掉他體內的真氣,會不會是那個時候留下的?”

        此前公孫憶已經將裴書白吞下驚蟬珠的事告訴了顧寧,顧寧在詫異自己師祖的寶貝為什么會在裴書白手中之余,也默默接受了這一點,畢竟顧寧對于驚蟬珠還僅僅是停留在聽過這一層面上,除此之外只剩下好奇,在加上長久照顧裴書白,對裴書白已經有了親近之感,驚蟬珠在裴書白體內,總好過落在章寒落手中,于是一路之上便問起公孫憶許多裴書白和驚蟬珠的事,恰好公孫憶將赤云觀外,赤云道人和公孫晴救裴書白的事說了出來,顧寧想到此節便脫口而出。

        鐘不怨聽完當即說道:“小姑娘,你也是公孫憶的徒弟嗎?”

        顧寧笑著搖搖頭:“回前輩話,我不是公孫先生的徒弟,我是雪仙閣的弟子!

        鐘不怨笑道:“最近這世道是怎么了?前面來了四剎門,現在又來了公孫家和雪仙閣,看來極樂圖的事,真攪的外面亂了套,我問你,你說那赤云道人,他使的什么功夫?”

        鐘不怨的問話顧寧回答不了,此前雖然在赤云觀中和赤云道人交過手,但說是交手,更像是赤云道人在逗顧寧玩,雖說之后師父顧念和赤云道人過了幾招,可是以顧寧的武學造詣,根本瞧不出赤云道人的武功,于是公孫憶接過話頭:“鐘老前輩,那赤云道人是我摯友,師承息松道長,赤云道長真氣叫做不動如山,方才您說我徒兒體內有種磅礴浩蕩之氣,有可能就是赤云道長留下的!

        鐘不怨眉頭越皺越緊:“那赤云道人現在在何地?可否讓他來此見上一面,我又要事問他!

        公孫憶察覺到鐘不怨有些不對勁,當即問道:“前輩有何問題,可否告訴晚輩,我與赤云道人乃是至交,予我說便是一樣!

        鐘不怨盯著公孫憶道:“不一樣,大不一樣,好,告訴你也無妨。你徒兒體內的那股真氣,與我鐘家不動明王咒極為相似,不是一脈也關聯極大,我負責在此鎮守,實則有三個目的,一來避免外人闖入解了北斗七星封印大陣,再將六道那些邪物放出去,二來在此繼續尋找第三卷羊皮卷,好早日找出七星子的傳承人,第三個則是探究此地的秘密,這里是七星子搖光的隱世之所,留下的不動明王咒也由我們保管,但你徒弟體內分明是不動明王咒的分支,來源方才也說了,是你那好友赤云道人,若是能問清他的師承來歷,對探究七星子大有助力,所以這個問題你回答的了嗎?”

        公孫憶聞言連忙道:“老前輩說的是,是在下唐突了,只是那赤云道人和我在五仙教外分開,如今我們來了忘川,只是讓人給他傳了信兒,至于他有沒有接到信兒,這個晚輩不知情,不過前輩大可放心,他日我見到赤云道長,再和他一道來忘川禁地拜會前輩!

        鐘不怨點了點頭,再追問也沒意義,畢竟見不到赤云道人,即便公孫憶能說出來一二三,終究也不作數,于是便道:“好,如此甚好。你徒兒體內的真氣,該如何消解,你既然受我山破侄兒指點來此地尋我,必然是為了那血眼骷髏吧!

        公孫憶聽鐘不怨提到正根兒,正色道:“前輩所言不假,晚輩本想借用血眼骷髏刀,壓制住我徒兒體內的真氣,待壓制以后,再慢慢泄去他體內的真氣,如此一來可保二人無虞。不料山破兄弟身陷四剎門,血眼骷髏刀也被四剎門收了去,無奈之下山破兄弟才告訴晚輩,來此地尋找,并在晚輩手臂上留下“金重”二字,說忘川禁地中的鐘家人看到這兩個字,便會將另一枚血眼骷髏拿出來,借給晚輩好救我徒兒性命!敝,公孫憶便告訴鐘不怨,眼下鐘山破人在四剎門,雖身陷囹圄但不會喪命,只是四剎門守衛森嚴,無法將鐘山破救出來,鐘山破也深知此節,所以先讓公孫憶到忘川尋人救裴書白,之后再談救鐘山破一事。

        鐘不怨聽公孫憶如此說,也知道四剎門病公子不會輕易將鐘山破殺掉,于是便道:“山破這孩子倒會做好人,既然山破侄兒說了,我便答應你,救你徒兒一命吧。你抱著他隨我來!

        鐘不怨當即起身,公孫憶抱著裴書白緊隨其后,顧寧和石頭他們也要跟著,被鐘不怨阻止了:“你們功力不夠,別跟著了,那個雪仙閣的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顧寧!。

        “寧兒姑娘,你和他倆就在這里歇歇吧!闭f完鐘不怨看了一眼石頭娘,因為和鐘不悔是孿生兄弟,鐘不悔又和石頭娘關系匪淺,所以鐘不怨只是簡單對石頭娘點了一下頭,便不再去看她。

        之后便帶著公孫憶往墓穴更深處走去,鐘不怨邊走邊道:“我大哥的血眼骷髏刀,實際上.....”說到這里鐘不怨突然一頓,猛然回頭對著顧寧,臉上表情無比冷峻:“寧兒姑娘!你方才說了什么?”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 王中王心水王中王资料 鱼美人捕鱼机 配资做期货有成功的吗 深圳风采开奖号码查询 二分彩官网 北京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中超控股 股票指数最高点 上海快3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民生银行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