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古神大腿不好抱

    479:前世,今生,后世


        兩人視線對上良久,時君抽了抽手,沒有掙脫,想閉上眼裝死。心道剛才已經逼她去洗手了,還用了洗手液,沒事兒沒事兒!
        莫無笙看著時君緊繃的下頜,心里好笑,嘴上忍不住繼續捉弄。
        “我剛才洗完手,想要找鏡子,發現鏡子上全是霧氣,忍不住又拿手抹了抹。醫院的廁所,醫院的鏡子……嘖,都用了消毒水的,應該挺干凈的吧?”
        時君猛的睜開眼,淡漠的眸子終于又有了變化。
        莫無笙眨眼,水靈靈的眼睛看起來分外無辜。
        “告訴我一直是什么意思,我就給你紙巾!
        時君眉頭蹙了蹙,拿起剛剛落在枕邊的手機撥號碼。
        莫無笙腦袋伸了過來,“給誰打電話?”
        時君瞥了她一眼,幽幽道:“你既然不懂,那便罷了!
        說著,就按了通話鍵,是個叫小莉的人,應該就是上廁所不復返的那個美女助理。
        哎嗎,玩過了,把小媳婦兒惹怒了,莫無笙連忙搶過來掛斷,討好的看著他。
        “哎呀別鬧!”
        時君嘴角微抽,到底誰在鬧?
        “跟你開個玩笑,我這么聰明怎么可能不懂呢,一直嘛,不就是說我們在一起嘛,這么簡單的翻譯題,我一眼就看懂了!”
        莫無笙狗腿的靠在床頭,嬉皮笑臉的看著他。
        時君斜睨了她一眼,準確的伸手搶過了她手里的濕紙巾,又開始摧殘自己的臉。
        莫無笙看著他瓷白的臉上一道道的紅痕,可心疼了,于是又把他撕開的濕巾給搶走了。
        “我騙你的,我手干凈著呢,才沒碰什么鏡子廁所呢!”
        “心里膈應!
        時君表示懷疑,又扯過紙巾繼續擦。
        一張濕巾就被兩人這樣扯來扯去,扯著扯著,莫無笙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說來也是巧,因為一張紙巾,兩人真正打上交道。也因為一張紙巾,兩個確定了關系。
        時君莫名,抬眸想去看時,一片陰影罩下,模糊了他的視線。
        他只感覺到眼簾被一個溫熱的東西覆蓋,軟軟的,滑滑的,暖暖的,很舒服,心里有股莫名的悸動在蓬勃。
        時君抬手捧著她的臉,兩人視線相接,莫無笙笑著,眸中波光瀲滟,煞是好看。
        時君眸色一暗,將唇覆了上去。
        四片唇相接的時候,莫無笙忍不住喟嘆一聲,好似一場長途跋涉終于走到終點,雖然疲憊,但更多的是高興。
        莫無笙的眼睫飛快的眨動著,目光從時君深邃的眉眼上掠過,腦海中有千絲萬縷劃過,一幀幀一件件,從六歲那年,到現在,穿越時間空間,一切的畫面是那樣的模糊又熟悉。
        時君松開她的時候,感覺到臉頰上滾燙的水珠,眉頭不經意的蹙了起來,猶豫了一秒,抬手為她拭去了眼淚。
        “怎么哭了?”
        他的聲音很好聽,沙啞中帶著性感,低沉中帶著濃濃的欲,好聽到莫無笙忘記了為什么哭。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哭,眼里只是下意識的流了出來。
        莫無笙吐了吐舌,很沒氣質的趴在了時君懷里,不一會兒,薄薄的被單就被她的淚水暈染,滾燙的溫度灼燒著他的肌膚,那感覺是他從來沒有體會過的。
        微微惶恐,又滿滿的期待。
        心像是被填滿了般,有些漲漲的。
        時君深呼吸了口氣,抬手輕輕的撫摸著莫無笙的背,默默的安撫著她。
        莫無笙哭著哭著,鼻涕就忍不住流出來了,于是下意識的捏著薄被擦了擦。
        時君渾身一震,安撫的手也停在了她腰身,震驚的看著月匈的小腦袋。
        莫無笙感覺到腰間的大手灼熱的溫度,羞紅著臉抬起小腦袋,露出小臉蛋,還有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
        這小鹿般的神色……還真叫人心軟呢!
        時君又是一聲嘆,手上的動作恢復之前的頻率。
        “哭完了記得叫護士來換床單!
        莫無笙窩在被子里哼哼唧唧,不知道聽到沒有。
        “時君~”
        “嗯!
        “繼續跟你講故事吧!”
        “……”他覺得現在這樣安安靜靜的抱著挺好的,并不想聽她荒謬的故事。
        但莫無笙只是在通告他,并沒有爭取他同意的打算,剛通知完他就開始講她之前沒有講完的故事。
        “溫月容和宓銀枝一起在東瑜過年,然后……”
        “已經講過了!睍r君有些無奈。
        “講過了嗎?”
        “是的!
        莫無笙沉默了一瞬,疑惑問道:“那我講到哪了?”
        “溫月容去了九重天下救宓銀枝的哥哥!
        “哦~對,救哥哥!蹦獰o笙點了點頭,繼續趴著講故事,“然后是什么來著,我想想……后來哥舒賀齊生病了,宓銀枝帶著他去求醫,然后知道了一個故事……一個關于石無心和盧般的故事……”
        說到這,莫無笙突然頓住。
        時君也沒多想,只當是她講累了不想講了。
        可一分鐘后,莫無笙終于憋不住了,從被子里抬起頭來,目光幽怨的鎖著他,“你為什么不問?”
        “問什么?”時君不明所以。
        “問我什么故事啊!”莫無笙又開始無理取鬧了。
        時君嘴角微抽,也不介意她頭發油了,直接一個巴掌落在她腦袋上,將她按回被子里。
        “說吧,什么故事?”
        莫無笙拿爪子撲騰了兩下,又安分的躺好,繼續講故事。
        “石無心上山狩獵,被盧般撿到——”
        “魯班?”
        “是盧般,盧弓的盧,不一般的一般!
        時君默了一瞬,撫了撫她的背,咬著耳朵道“繼續!
        “盧般不是古代人,她是來自后世,后世你懂嗎,就是我們下一世。她來自我們下一世,她說宓銀枝沒有完成任務,所以需要后世的她去替她完成……”
        這個故事很長,很長,即便莫無笙講得簡單,還是沒有講完。
        捂在被子里的聲音甕聲甕氣的,聽起來有些虛幻,終于被她的故事吸引,腦子跟著轉了起來。
        前世,今生,后世……
        
        ------題外話------
        二更應該會比較晚,新年啦,祝大家新年快樂,闔家團圓v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 股票涨跌由什么颜色决定 11选5助手苹果版 上海快3开奖 幸运pk10快艇在线直播 青海快三网上怎么买 山西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河南快3网站购买 安徽11选5预估 天津时时彩查询彩 双彩网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