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云水仙吟

    84 百年古籍

        楚泠看見屋正中是一個巨大的石臺,其上是一個個兩掌長的石塊。

        玄徵平復下心緒,小心拿起一塊研究:“這是石匣子,為了保護里面的東西。如今你回來,我們打開仔細瞧瞧!

        楚泠也順手拿個一只匣子,在微弱的燭火下,可以看見連接的縫隙。

        兩人撥弄一番,將兩只匣子打開,露出里面的竹簡。

        玄徵伸手欲取,楚泠喊了聲“等等”。

        她托著匣子仔細看來:“這竹片已經很老舊了,阿兄小心些!

        兩人如托著珍寶,輕輕拿起其中一個,小心在石臺上攤開。

        第一列字就讓玄徵皺了眉:“阿泠,你來看看!

        玄徵讓出右側的位置,接過楚泠按著的竹卷。

        楚泠走向另一側伸著脖子一看恍然:“這是元國地域的古篆,讓我看看——公輸傀儡錄?苁鞘裁?”

        楚泠喜好習字,研習過歷代的拓印孤本,這文字便是其中之一。

        玄徵敲了敲腦袋,又將后面得字露出:“有點印象!

        楚泠繼續看下去,努力分辨這蠅頭小字。

        “里面談及百年前的元國和墨家……”

        玄徵霎時明白了,撫掌笑道:“是機關術!前幾日阿公還與我談及過!

        “百年前的古籍……”楚泠喃喃自語,看向其他的匣子。

        玄徵見狀收好竹簡,打開另一個竹簡。楚泠探頭望去,這竹片的材質更老舊,仿佛一捏便會碎裂。

        “金鎖玉關!

        楚泠面露訝色:“這個我知道,不過民間好多雜七雜八的,并不是正本。這莫不是……”

        玄徵粗略一掃,只道:“很有可能!

        他們都不懂堪輿之術沒有細看,將兩個匣子收好,陸續打開了其他的匣子。

        這個匣子里是一張牛皮紙,楚泠小心摸著邊緣覺得不易損壞,慢慢打開。

        那三個字赫然出現在他們眼前。

        “八陣圖!”兩人失聲喊了出來。

        巨大的震驚之后,兩人快速地屏息看起來。

        “這是拓下的碑文!背鍪炀毜匾荒渴,“和晴姐當初描述的一樣,八陣圖起源于上古,這張牛皮紙是舊齊的一個不知名的道人所拓印,原來的石碑在蒼岐山東,秦川!

        楚泠呆若木雞地看著玄徵:“也就是我遇難的地方!

        “那里地龍翻身頻繁,恐怕那石碑已經不在了。阿泠,你做什么!”

        玄徵看著楚泠十分自然地將牛皮紙一收,塞入自己懷里,又去拿下一個匣子。

        “要拿來用,當然是譯文。阿兄難道不想留為己用?”

        八陣圖里有兵法陣法,傀儡之術可造木牛流馬,他能想象這些若是流傳于世會引起怎樣的爭奪與殺戮,怪不得父親要將它們藏在密室。

        玄徵不可否認,他心動了。

        舊齊的文字,他不能找鴻臚寺,那只有阿泠了。幸好有阿泠!

        若自己物盡其用……

        他忽然戰栗打了個寒戰,此事甚大,他一定要與族長見上一面。這些東西怎么可能是父親一己之力收集的?必定是我族幾代的收藏。

        玄徵默認了楚泠的舉動,看向了其他匣子。

        “歸藏,這竹簡還缺了一塊,仔細拿!

        “玉石?可有機關?”

        “這什么字,阿泠你來看看!

        ……

        將所有的匣子看完,又裝回去,二人吐出一口氣,心力交瘁。

        “這些恐怕不必八陣圖差上多少!

        “我恐怕沒有精力全部譯出!

        “若是時機成熟,我去尋外祖父求助!

        玄徵留戀地看了一眼,輕聲道:“走罷!

        路過那一排木箱與酒壇,楚泠忽然問:“你給阿公的酒可是最后一壇了?”

        玄徵摸了摸鼻子:“嗯!

        楚泠失笑:“那明日給師叔的酒也只剩一壇了?”

        玄徵努嘴指著面前。

        楚泠瞄了玄徵一眼,走上前抱起兩壇酒推給他,順口問:“哪來的?”

        “嗯……當初父親見齊世伯要搶他的好酒,偷偷藏的!饼R世伯自然是齊子欽。

        楚泠又提了兩壇酒,覺得千斤重,默然不語。

        ………………

        天光正好,楚泠與齊子羨坐在主院的老槐樹下賞景品酒,回想著往昔父母和師父還在時的光景。

        “師叔,我將楚門所給的關于云水派的典籍,謄抄了一份!背鰧杀緝宰舆f給齊子羨,“還有一冊,里面記載百年前云水派的變遷,是我在蒼岐山的古籍中尋出的!

        齊子羨感慨道:“七娘有心了,幸好你識得青穆古篆。大兄收了你這個徒弟,實在是我們的幸事!”

        “師叔難道要與七娘客氣?”楚泠瞇眼笑著,給他又斟上一杯酒。

        齊子羨暢快地笑起來。

        翰林院薛侍講、薛夫人、薛夫人在鴻臚寺的兄長。楚泠如今想來,是父親有意為之罷,有意讓她學這些,待日后古籍現世。

        楚泠抿上一口酒又搖頭,阿耶從來不會強逼她,是她自己喜好,恰逢其會而已。

        她本該與阿耶阿娘一起葬身火海的,可是阿娘用穆國送嫁的寶貴符箓救下她。地動遇險,幸得熙桓的墨玉鐲才得入蒼岐山。

        而在蒼岐山上,識字譯文的本事讓她找到出路。她憑借的是云水派和楚門后人的身份,得到神君看中,護得她周全。

        她早該死了,可是如今她活著,還能感受微風花香美酒。

        上天待她很好。

        楚泠遙遙舉杯,對著蒼穹一敬。

        侍女小步走來,遞上一華美的帖子:“七娘子,昌平候府來帖,昉郡主邀您赴十五的詩會!

        齊子羨呵呵笑:“你回到天都幾天了,大家都好奇你這個這神龍點化的仙女呢!”

        “師叔莫打趣我!背雎牭竭@說法啼笑皆非。

        齊子羨正色又低語:“這些傳聞,可有不少熹王的手筆。既然與你名聲無礙,七娘就不必太介意了!

        他不如齊子欽風光霽月,在天子腳下做生意,自然要多思慮幾分。

        楚泠恍然,神龍的出現,對正要稱王改年號的熹王來說,正是最佳的契機。

        她失笑,托腮思索著:“我是不是該向阿公討教一下怎么做出個仙人模樣?神棍模樣?”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