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從柱滅之刃開始的萬界之旅

    第三百七十二章:真實性格,一觸即發(春節快樂~)

        “要對付那個家伙的話,需要預防一下他使用來自邪神的力量,妾身也不知道他從那本書里都得到了什么樣的饋贈。

        但那股邪惡的力量,絕對會為這個世界帶來災厄,那個男人絕對是不會遵守圣杯戰爭的規則的!

        雖然也不知道艾薩克小姐是怎么做出的判斷,但看著她那精致的童顏上露出的篤定的表情,未云暫且相信了她的猜測。

        “master,如果可以的話,我的建議是我們先去消滅掉這個不穩定的因素,防止他傷害到無關的人,造成帶有惡劣影響的事件!

        艾薩克小姐站起了身子,臉上的表情帶上了一些可愛的嚴肅感,十分鄭重的對未云提議道。

        自從在之前開玩笑的說出,或者說是試探性的提出,要用隕石直接消滅掉衛宮切嗣和遠坂時臣的提議之后,這還是艾薩克小姐真正的嚴肅的,第一次對未云提出關于圣杯戰爭的作戰計劃。

        這讓未云在心中也重新對艾薩克·牛頓這個英靈的性格,做了一下評估。

        “注重秩序和規則,同時也很善良,這是偏守序·善良陣營的性格!

        之所以未云會對她的性格一下子敏感了起來,就是因為她言語中表現的對圣杯戰爭的規則的重視,當然,還有她出于善意而提出的首先去消滅berserker的這個提議。

        前者會引起未云的重視,大概是因為他覺得那個圣杯戰爭的規則,本來就是可有可無的,并不需要太看重,而艾薩克小姐的看法和他似乎恰恰相反。

        那個“圣杯戰爭是秘密進行的”規則,含義其實就是盡量不要被普通人發現,不去影響到普通人的生活,或者是危及到普通人的性命。

        未云對此并不重視,如果能夠快速的獲得既得利益,其實他不介意破壞這條規則,當然只限于隱蔽性,對于波及到無辜者的性命,他還是并不愿意的。

        就像他之前在野良神的世界中,會借助鬧市區來躲避毗沙門天的追捕,也是因為他知道毗沙門天不會對人類動手,所以他才會那么做。

        他不是特別在意這些約定成俗的規矩,會在不危害到無辜者的性命的基礎上,去做方便自己,或者說自己做起來會很舒服的事情。

        而艾薩克小姐這次表現出的對規則的重視,讓未云對她之前提出用隕石轟擊衛宮切嗣和遠坂時臣的動機,產生了一些懷疑,因為未云覺得,用隕石轟擊遠坂家的宅子,多半是會波及到附近的居民的。

        “這個家伙之前不會是在考驗我吧?”

        未云暗暗的搓了搓牙花子,覺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就這個艾薩克·牛頓小姐的情商水平,應該也不會那么拐彎抹角的表達吧?

        如果她真的有那個想法,恐怕會直接說出來“我不愿意傷害無辜的平民,所以我不會用隕石來攻擊他們的!边@種話,所以她如果不是在試探,就是可以調節這個隕石的威力,能夠做到不傷及平民。

        總之未云還是覺得有些慶幸,自己當時留了個心眼,沒有真的相信這位大佬,會那么容易就和自己達成了信任合作的關系,所以沒有著急讓她直接召喚來兩顆隕石,把衛宮切嗣和遠坂時臣帶走,誰知道她到底愿不愿意這么做。

        “當然可以,如果caster你想要這么做的話,那我肯定會尊重你的選擇!

        除了在第一點對待秩序與規則的態度上,艾薩克小姐與未云是完全相反的之外,在善良這一點上,她倒是還和未云比較貼合的。

        如果真的像艾薩克小姐說的那個樣子,berserker會胡亂搞事情,把整個城市都當做他的屠宰場,想怎么宰割就怎么宰割。

        那未云絕對是要和他對上的,如果他不知道那就算了,但事情已經被他知道了解了,未云肯定就不會袖手旁觀了。

        在這一點上,未云和艾薩克小姐的區別不太大,目的其實都是救人,只不過艾薩克小姐是為了維護秩序,防止在秩序保護下的人,被非法的事物所傷害。

        而未云的出發點和秩序就無關了,他只是單純的救人而已,而且救人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為berserker實在是讓他看著不順眼。

        “謝謝你,master,你是個很有紳士風度的人!

        得到了未云的贊同,艾薩克小姐高興的笑了,能夠和自己的master達成統一的想法,這是很關鍵的一點,因為這決定了她們是否能夠做朋友。

        朋友之間,三觀不一定要完全相合,但至少要在一定程度上是相合的,三觀完全相反的人是沒辦法做朋友的。

        一個晚上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assassin退場的事情以及冬木市教會遭受到襲擊的事情,逐漸開始在參戰的master們之間發酵。

        可能是為了在一定程度上,繼續的掩蓋assassin已經退場的假象,以及為了不讓圣堂教會和遠坂時臣有合作的事情暴露,對于未云在教堂中大鬧了一場的事情,對方并沒有聲張。

        所以現在,觀察到了吉爾伽美什干掉assassin的人格分身的那一幕的master們,仍然認為assassin已經被干掉了,同時對于archer的能力也都各自做了一些猜測。

        同時在今天的早上,saber和她的代御主愛麗絲菲爾也已經乘坐飛機到達了冬木市,所有的參戰者,終于是在冬木市完成了聚集。

        可能是因為已經有了第一個servant的退場的原因,大部分的master們已經有些按捺不住,開始主動的出擊,尋找與別的servant對戰的機會。

        只在今天一天,在外面閑逛的master和servant就多達五位了。

        rider和他的呆萌御主,以及肯尼斯主任與他的情敵lancer,獨自一人在大街上散步的archer吉爾伽美什,四處亂竄的assassin,穿著西裝做回了騎士的本職,陪著愛麗絲菲爾旅游的saber。

        這些人在并不算是很大的冬木市里目的不同的行走著,一天的時間里,竟然是根本就沒有發現過其它人的蹤跡。

        當然,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在白天他們都還想著“圣杯戰爭是在暗處秘密進行的”這一條準則,雖然他們在努力的去尋找對方,但還并沒有哪個servant直接的露出自己的氣息來引戰。

        不過這種僵局,在夜晚來臨之后就被打破了,肯尼斯主任帶著lancer,走到了一處偏僻的廠房地區,他命令lancer迪盧木多主動的釋放出自己的氣息,來以此刺激那些藏在暗處的servant,讓他們主動的現身交戰。

        雖然迪盧木多是肯尼斯用倉促之間找到的圣遺物召喚而來的,而且迪盧木多也不是以肯尼斯期望的saber職階現身。

        但是在對方不知道迪盧木多的寶具的情況下,這個技藝精湛的男人完全可以應用他的兩把寶槍,出其不意的干掉那些servant。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 25选5-APP稳定版下载 私募资产配置基金管 福建22选5开奖官网 星悦云南麻将丽江 20选5开奖结果走 辽宁快乐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海南省环岛自行车赛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资料 幸运农场中奖规则 九游旧版本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