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大醫凌然

    第1084章 很正常的

        嘩啦啦。

        雨水差不多是按照公務員上班的時間,也開始上班了。

        積蓄了多日的陰云,得到了釋放的機會,再沒有稍停的意思,就在半空中不斷的翻騰著,像是隔空舔狗大半年終于奔現了似的。

        云醫急診中心的醫生們,看到窗外的陰雨,就是一陣的輕松。

        每到這種時候,病人的數量就會大大的減少,尤其是無理取鬧的病人,會少的更多。對醫護人員們來說,幾乎可謂是壓力盡去了。

        馬硯麟特意拿了幾條家里寄過來的小黃魚,哼著歌兒,在小廚房里煎了起來。

        “你們住海邊的人,吃魚不都是吃原味的?小黃魚什么的,不應該是清蒸的嗎?”呂文斌隔著玻璃門看,沒話找話。

        馬硯麟輕輕的鏟起小黃魚,翻了個面,再道:“因為我昨晚吃的就是清蒸的!

        呂文斌咬咬牙:“昨晚吃完,今天又吃?有點浪費啊,現在小黃魚好像還挺稀罕的,你們舟山捕的好像更少是不是?”

        馬硯麟“恩”的一聲,道:“昨晚和老婆一起吃的,消化太快了,今天得補一補,要不然,手術都要熬不住了!

        “消化是腸胃決定的,又不是……哦——”呂文斌有些明白過來,胃里不由翻出酸水來:“你這種不是小黃魚能補的,你得吃點豬蹄之類的高蛋白的……”

        “豬蹄什么時候高蛋白了!瘪R硯麟說著搖搖頭,又捧住腦袋:“我都有點暈了,得趕緊把魚煎出來了,你要不要,給你算一條!

        “要!眳挝谋笮牡:為什么不要啊,我就算是單身,我也可以腳發軟,頭發暈的。

        咚咚。

        張安民快步走了過來,低聲問道:“凌醫生在做手術嗎?”

        “沒!眳挝谋笱劬ν鴱N房里,順口回答了一句。

        “這樣啊……咦,沒有在做手術?為什么?”張安民顯然沒料到是這個答案。

        呂文斌呵呵一笑:“沒做手術,你不知道為什么嗎?”

        張安民最近在凌然身邊出現的少了,不由心虛:“跟……跟我還能有關系?”

        “當然有關系了!眳挝谋笃财沧,道:“凌醫生眼看著病床不夠用了,所以才消減手術量啊。張副主任,不是我說,您最近貢出來的床位,可不多啊!

        “我……”張安民更加心虛了。

        他被凌然一口氣捧到了副主任醫師的職位上,賀遠征又刻意避讓,可以說,張安民是要多爽有多爽,以至于自覺不自覺的增加了手術的頻率和數量。相應的,能夠上貢給凌然的床位也就不多了。

        當然,比張安民做主治的時候還是要強的。那時候,他本人還談不上有什么固定床位,治療組分配給他的床位都屬于臨時的。

        但是,呂文斌提出來以后,張安民還是不由的滿腦子胡思亂想起來了。

        “凌醫生是什么意思?”張安民小心翼翼的道。他現在就像是外放了地方的大臣,頭銜職位和收入都比呂文斌等人高的多,奈何對方身在中樞,就不得不注意說話了。

        呂文斌笑笑,道:“凌醫生平時不說這些的。你知道的,我也就是提醒一句而已!

        “說的是,說的是……提醒一下挺好的!睆埌裁癫挥伤闪丝跉,又問:“那凌醫生現在?”

        呂文斌的目光從小黃魚上收了回來,“現在底下急診室呢。這不是下雨了,凌醫生擔心有重傷的病人送過來,怕到時候沒床位用,所以都不加做手術了,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張安民笑兩聲。

        呂文斌換了個姿勢,瞅著張安民。

        張安民又嘿嘿的笑兩聲,才低聲道:“其實我也沒啥想法,就是賀主任的手術,做到現在,不算是太順利,我想報告一聲!

        “不順利?”呂文斌沉吟起來。

        “你算算,現在手術開始快兩個小時了,半個多鐘頭前就切肝了,這么久沒切完,你覺得正常嗎?”張安民的眼神凝實。

        醫生算的手術開始時間,是正式開始動刀子的時間。凌然通常只要一個小時左右,就能完成一臺肝切除手術的主要部分了,賀遠征用兩個多小時也屬于正常,但是,如果半個多鐘頭前就開始切肝了,現在仍然窩在手術室里,那就不很正常了。

        呂文斌不禁正色起來。

        他們都是經常跟著凌然做肝切除的,雖然沒什么機會主刀,但做助手做的多了,對于手術的節奏還是很了解的。

        這就好像一個人經常坐某趟公交車,哪怕他都不會開車,他對多長時間到站,一站到一站之間的距離和時間,都是有一個區間概念的。

        賀遠征的這個手術,區間明顯是有問題的。

        “你總不能想讓凌醫生去幫忙吧?”呂文斌先是抬眉問了一句。如果張安民敢回答是的話,他就用臂圍38的胳膊,當場勒死這個二五仔。

        張安民笑了出來:“怎么可能,我這不是覺得……有機可乘嘛!

        張安民的笑容稍微有點不好意思,但看的出來,依舊是一只單純的好的二五仔。

        呂文斌緩緩點頭,這時候,坐在不遠處玩手機的左慈典溜達了過來,道:“賀主任的病人,是馬夫人的親戚吧,和她湊一塊,有什么機啊,弄不好就被那什么大師給坑了!

        “我這不是看賀主任想要振翅了……”張安民瞇著眼笑:“說實話,賀主任估計也是激動了,我琢磨著,是不是請個人去看一下,幫賀主任一把,順便幫賀主任收一下翅膀?”

        “你這個想法好!眳挝谋笈镜囊话驼,就用臂圍38的胳膊,打響了自己的大腿,疼的呲牙咧嘴,但他還是很贊賞的道:“張主任,你有這個態度,這個想法,不錯不錯!

        “是吧!睆埌裁裎⑿。他在肝膽外科里呆的可不輕松,有機會肯定是要用起來的。

        張安民和呂文斌一起看向左慈典。

        左慈典想了想,也是微微點頭,卻是拉開了小廚房的玻璃門,道:“小馬,你的魚煎好沒,給霍主任送一根去!

        張安民雙眼狂跳:“有必要嗎?直接出動霍主任?”

        “別人去都不合適!弊蟠鹊涞:“之前,馬局長不是還搞突擊檢查嗎?可以讓他繼續搞嘛,請檢查組的過來,看一下賀遠征的手術的情況什么的,很正常的!


    本站域名變為  www.048520.live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手机淘宝快3 pk10最牛计划网站手机版 pk10北京小赛车 黑龙江22选5大星走势图 网上捕鱼赌博坐牢吗 11选5真正必中算法 277cc生财有道黑白图库 温州麻将熟客下载 西仪股份股票今日行 两肖2码期期准永久中特免费 测今天打麻将运气如